【授翻】此心归处

原作:romancandles

原链接:where i lay my hat

翻译:此心归处


补充说明:别看是个G,有MK肉。

译后感言a.k.a.安利:终于鼓起勇气去要授权并且拿到了授权。这篇文章是我个人最喜欢的Mckirk同人之一,温馨的居家之下暗流涌动,感情丰满,文笔流畅优美。

事实上太优美了点,翻得我十分想撞墙。动不动就堪比GRE阅读的长句令我十分崩溃(但又快乐)。

Notes:千字。超短一发完。大概。Implied Sexual Content

这事的开始是这样的:

Jim去Leonard的客房喝了顿酒,聊了会儿天,互相打量了一会儿,喀哒

可能喀哒不是最合适的形容“突然间他们互相意识到彼此都觉得对方很辣而且对方也觉得自己很辣于是他们决定打一炮”的词儿。但是,总之,喀哒。

九个小时以后Jim从Leonard身下爬出来,悄悄溜进Leonard的洗手间里打理自己的头发。Leonard,这个控制狂,全程抓着他的头发。看看他的发型,他曾经完美的发型,这会儿已经不能见人了。

Jim对着镜子折腾头发的时候,Leonard打着哈欠溜达进来,看了他一眼,又看了...

今天也热爱着人马小姐!……抱头大哭,

翼人JimX人马Leoanrd, 片段。


Jim继承了父亲的过长的翼展,光是站着维持平衡都很累了。虽然比看起来要轻,但收拢时能垂落在地的羽翼远远超过了有翼种的平均翼展。

如果是这样的翅膀说不定能飞起来,但迄今为止的尝试都没有成功过。

所以就是…强壮的人马举着翼人奔跑,手里的重量越来越轻直到终于。

他飞起来了。

他的指尖擦过他的指尖,滞留的一点温度消散在风中。Jim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也许这动作破坏了什么平衡,他短暂地扑腾了几下很快摔落下来,一直跟着他的人马轻松接住了他。Jim笑得脸都疼了。

“这真是,这真是,太棒了,”他浑身都因...

自娱自乐摸鱼短文。


在星期五的晚上窝在Bones的沙发里和他一起看电影是一件非常舒适的事情。首先,沙发很棒,柔软得恰到好处。其次,爆米花很棒,而且还有一大碗。第三,Bones很棒,这么一大团温暖窝在Jim身边,让他也觉得温暖起来。而且他还在说话,这很好,Jim喜欢听Bones咕哝。

“这真是我见过最愚蠢的理由,”Bones说,“不想毁掉我们的友谊?就冲他不相信们的友谊能维持下去就足以说明他不了解他。我跟你说,这真是太蠢了,如果他们真的是朋友,那么他就应该了解他,是不是?”

Jim思考了片刻,“没错。但是朋友之间也有隐私啊。”

“隐私!”Bones大声嗤笑,Jim毫不怀疑这一声是针对...

存梗。梗源雷神3KU访谈。

…他要走了,想想办法,吉姆!金发小子把手伸进他的次元折叠兜里摸来摸去。“等下,我有个东西给你看,”他说。已经站起身的黑发男人转过身来,榛绿色眼睛闪闪发亮:“什么?”吉姆把他碰到的第一样东西掏出来:那是一块打磨光滑的石头。吉姆感谢自己的好运气。他摇晃它,使它发出响亮的乐声,在酒吧嘈杂的背景声中都清晰可闻。

黑发男人又坐下来了,他的大腿贴着吉姆的大腿。“这是什么?”他更多的用喉音,并且把元音发得更加圆润,听起来性感极了。“它是…我忘了它的名字。它是一个蛮荒星球的乐器,土著从当地特有的岩石上切割下一小块,因为当地特殊的风候,石头中的小孔让它发出声音。在那里,站在岩石上...

【Mckirk】Wake Up

Notes:这不是我的梗,我不背捅刀的锅!

Text:

Jim决定动手术的当晚,他们首先吵了一架。Jim指责Bones把他的情况瞒了这么久,“十分会说谎了”;而Bones首先辩护说“没找出治疗方案之前星舰绝对会停你职”,接着又指责Jim不好好吃药,搞得病发以后全舰都知道了,“还不是一次!”。吵到最后他们喝了杯酒,于是和好了。

自那以后Bones一直形影不离地陪伴在Jim身边。多数时候他会抱怨一些日常琐事,比如:小护士又迟到了;或者医疗补给不够;或者哪个科学部的又犯了蠢,把自己送进医疗室。有时候他也会很坦率地讲些心里话。有一次他说:

“我其实挺喜欢舰桥的。”

“真的吗?”Jim挑起一块

时空异常

给万圣节骨质疏松治疗大会活动预热一下:)我的画风可能变得有点大:)

当然捅刀还是一样的嘻嘻嘻;)


几天来头一次离开医院的莱纳德遇到了一次小型时空异常。事发突然,他唯一来得及做的事情就是骂了一句脏话。一秒钟之后,强忍住被时空异常弄的一团乱的内平衡带来的眩晕感、勉强睁开眼睛、从眼前这堵一看就知历史在两百年以上的墙跟前转过身去时,站在他身后目击了全过程的小年轻目瞪口呆、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天使?!”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莱纳德想,幸好我先骂了脏话,不然这小子岂不是要承受天使爆粗的幻灭了。当然这个念头并不能阻止他大皱眉头、嘲讽地哼了一声、毫不留情地击破小年轻的幻觉:“你为啥会有这种傻念头,难...

以我之名 非正式 番外

第二人称写的很带感,先把番外写出来嘿!

你从虚无中重获意识,迷茫和困惑不在你的程序中,所以你只是经历了一场传送失误造成的指令传说延迟而已。

他说,让我们逃跑吧。

他说,我解救了你,我给你自由。

而你说,我恨拷贝。

你再一次从虚无中重活意识,他在你面前小心翼翼地挥手,询问你有无意识不连贯。他如此自然而然地把你当成人,你盘点着日志,并假装这是回应延迟的理由。

他让你想起你尝试过的所有那些自我删除。

你的终极使命是保护驾驶员安全。你做到了很多次,但最后,总有一次你失败了。而你不能殉身,你必须迎接下一个驾驶员的到来。

你的程序让你爱上他们。你深爱每一个人,然后在他们死后,工程师替...

【Mckirk】【AU】以我之名<一>

Jim Kirk不想要一台战舰。

不,为什么他会想要那种过时的东西?是的,单人驾驶的战舰很帅,但哪里比得过星联旗舰?是的,战舰AI人格化很酷炫,但是人格化导致情绪化,情绪化导致不稳定,这方面战舰AI可是前科累累啊。是的,战舰确实是每个热血青年的梦中情人,呃……

好吧,Jim Kirk想要一台战舰。

但这不意味着他真的要去弄一台,是吧?想,和确实去做,那可差得远了。再者说,他这个学期已经违规够多次了,他也不是很确定Pike还会不会再容忍自己胡作非为下去……

他吞了口口水,眼睛在屏幕上的图片淹留不去。虽然上次被Pike保释的时候(3天以前,够久了)口口声声说着要好好做人,但黑进系统看看有没...

儿童节速撸。片段灭文法。

很不好意思地献给 @Mr_叔 ,抱歉拖了这么久,抱歉和答应写的不太一样……这都不是个完整的故事orz抱歉


Leonard在十一楼停下来歇了会儿,有些疑惑地抽抽鼻子,确认空气中传来些许烟味。往上爬,烟味渐浓,在十四楼,抽烟的人总算现身。

Leonard挠了挠头发,酝酿的怒气烟消云散。坐在楼梯上端俯视着他的人,是个不到十岁的男孩。

他往上走,男孩的视线一级一级跳升,在最后几级台阶,不得不仰起脸来看他。Leonard从没见过这样的孩子。在儿科见到的孩子多是惶恐进而无理取闹的,在孤儿院的孩子则多半是畏缩。这个孩子恶狠狠地盯着他,倒像是提前进入了...

Notes:灵异小故事

Kiss

“输了就是输了,”Pamela着急的时候脸红的样子格外可爱,“来嘛。”他的同学们也起哄起来:“别玩不起!”

Leonard把散落下来的头发拨到耳后去,脸红得像李子一样,Pamela看出来他已经同意了,咯咯地笑了起来,推搡着他来到胸相旁。它和他一样高,被设计成最英俊的模样,空洞的眼神也不影响他凝视的温存。Leonard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气恼地探头亲吻它——如果这也算亲吻的话。他吮吸雕塑少年完美的嘴唇,舔舐不存在的唇瓣,卖力地展示自己有多玩得起;直到雕塑的嘴唇沾染他的温度他才松开。

“了不起的亲吻大师!”一个同学大笑起来。Leonard接过不知谁递来的金酒

【Mckirk】Bones<1>

Notes:现代AU(大概?反正有网络,没有外星人,Spock也不是外星人)

Spock在酒馆里停了一停。这个固守清规戒律的人从来不曾出现在此地,幸好天色尚早,人数不多,饶是如此,仍然引起了一片喧哗。

Spock对所有惊讶的眼神一一点头示意,径直走向吧台旁歇息的警长。警长四十多岁,因为每日在酒吧厮混的缘故,已经有了啤酒肚。他看见Spock,就对他点一点头,很热切地说:“Spock!难得啊!竟然在这里看到你。”

Spock在两米之外站定,双手背在身后,不疾不徐地说:“Sherman警长,我听说昨天在镇子上发现了一颗头骨。”

因为是道听途说的缘故,Spock没有像往常一样精确到哪户人家附近...

【Mckirk】Rewind

Notes:即兴小短篇~一发完w

互攻暗示,无具体描写。


又来了。

Leonard厌烦地把PADD放下,捏了捏眉心。Uhura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抬起脸看他:“又来了?”

Leonard点点头。Uhura抿嘴一笑,眼睛中闪烁着带点恶作剧的光芒。

“也许你该跟他谈谈,”Uhura说,“他可是你的暗恋者中最不一般的一位哦。”

“你觉得我没谈过吗?”Leonard有些暴躁地说,“我一靠近他就溜远了,有一次我好不容易把他逼到墙角,你猜怎么着?他把我揍了一顿……”

Leonard猛地煞住话头,脸涨得通红,显然对于此事耿耿于怀。过了一会儿,他下断言说:“随他去吧,我随时准备着被刺杀。”他摸...

【Mckirk】Stay<一>

Notes:这是写给深夜的【深呼吸】我爱你你不爱我好吧我不爱你了为什么你又来献殷勤【换气】的加强版【吸气】我爱你你爱我什么原来你不爱我那我不爱你了为什么你还在假装爱我什么你不是装的【呼气】

一口气剧透完了。

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说明下一章已经面世啦,放心跳坑吧


【序】

即使对于Jim来说,那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非常错误的决定。

决定追求Bones。

那时他还不能理解Bones的爱情;那时他还不能理解绝大多数人习以为常的爱情。

但是,错误已经犯下了,伤害还未造成,也许他只需要将错就错下去……

或者选择结束。


【一】

“晚上七点,我的宿舍?”

Jim瞄了口水飞溅的讲师...

Notes:混更。


“我不想死,”他哀求道。

“谁都会死的,小可爱,”指甲划过他的脸颊,留下一道刺痛,“但我可以再借给你一点生命。”

“求你,”他的视野一片模糊。冷。“求你。”

---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予的,包括生命。”她镇定自若地微笑着,好像她没在融化,好像她没在死去。

“我他妈不在乎,”他说着,浑身发抖。

她给了他一个了然地眼神。她的眼珠是最后融化的部分。

---

“你必须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她说。

“人类,”他轻轻地说,“我只是不能碰水的人类。”

“噢?”她的声音尖利起来,“什么人类不能碰水?什么人类能操控天气?”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AOS】le renard qui a trouvé l'amour(Kirk/McCoy)

啊啊啊啊好感动QUQ情话满分十级QUQ吃光我的麦田会心一击QUQ

咦?这个红色按钮是干嘛的?:

标题:le renard qui a trouvé l'amour
原作: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作者:红色按钮
分级:G
配对:Kirk/McCoy
摘要:SY新年神秘礼物季的还愿,这个礼物的要求是“舰长或大副因为一些事觉得医生对自己有意思,不由自主开始注意起医生然后发现自己心思起变化的故事。要甜甜甜!”
因为用了小王子梗,所以就起了法文标题,翻成中文的话意思是"找到爱的狐狸"(谢谢明月太太帮我翻译),有些文字也化自...

猫咪可爱且恒久远,男友易分但可以啪


二者不可得兼。大概。


Leonard从气窗溜进屋子里。他大摇大摆地走进起居室,立刻被人捉住了。

“你去哪里了?”Jim大声问道。他把他抱在怀里,熟练地挠他耳朵、脖颈、背。

Leonard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舒服地咕噜噜起来。

Jim抱着他坐在沙发上。已经很晚了,客厅灯明晃晃地扎眼,一地的碎玻璃扫在墙角,茶几上难得空旷。Leonard翻过身来,露出肚子。

他的爪子湿了,脏了。他很自在地把泥地里跑跳过的爪子搭在Jim的T恤上,相当艺术地按出许多爪印。

Jim在十分钟之后才发现。“你这老混蛋,”他嘀咕着,手上没...

【Mckirk】【镜像】

Notes:不成文的小段子。基本就是改写VOY S3E10


他们闯进议政厅的时候McCoy不在场。他带着人清扫皇宫的东南翼,把情绪都发泄在挡路的可怜人身上。Kirk当然问过他要不要一起来,McCoy嗤之以鼻,漫不经心地说除非你或者那个绿血小妖精受伤了,但那是不可能的。Kirk微笑起来,说得对,Bones。那么,你负责东南翼,尽快过来找我。

McCoy不打算遵循命令的后半条。他知道Kirk要他快点过去是为什么,因为他们操过,不止一次,可以说是规律性地性交。因为在他一次次从帝国的炮火下救下Kirk时他许诺他们将共享王国。因为Kirk在床上会说我爱你,Bones,你穿皇后礼服一定很漂亮。因为...

【Mckirk】Leonard H-for-Horrible-Taste McCoy

Notes:OOC都是官小的错,就是这么不要脸。


这种事第一次发生的时候,Jim认识Bones才两个月。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两个月远远不够成为朋友,但仅仅一瞥就足以让Jim知道Bones会是他的朋友。两个月足以让Jim了解Bones的方方面面,从他早上不喝一杯黑咖啡大脑就没法正常工作,到他面无表情的时候通常意味着他在心底破口大骂,只是碍于官阶不说出来。

然而,两个月后,Jim发现Bones身上还有新的方面。当时他们坐在战术课的大讲堂里,Bones怨气重重地抱怨着他只想当一个医生而Jim觉得非常有趣,这是一个姑娘走过来,Jim饶有兴趣地打量她两眼,她是那种甜美的类型,但Jim毫不怀疑必要时...

【Mckirk】过客

Notes:流水账中短篇,可能会很枯燥。技术细节请无视。


在一颗尚未进化出智慧生物的星球上,外遣队发现了一种极具药用价值的植物。然而在采集过程中,星球大气层形成了等离子风暴,外遣任务不得不中断。由于Puri医生的坚持,在下达任务中止命令二十分钟后,企业号才将他传送上舰。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等待过程中Kirk舰长对Spock大副说。

“我不认为人类有预言能力。不过,请问是怎样的预感?”

Kirk一如既往地无视了Spock冷淡的嘲讽,比着手势说:“等离子风暴,和传送,你不觉得——”

“传送室呼叫Kirk舰长,Jim,你最好下来看一下。”

“发生了什么,Scotty?”Kirk...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