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梁】【RPS】失忆蝴蝶

Notes:RPS!!!OOC!!!旧文混更

【零】

有些时候,会有大脑一片空白被本能主宰的时刻。譬如见着蝴蝶歪歪斜斜地飞来,很笃定地伸出手,那蝴蝶就停在手心,任由人托着它缓缓行至绿化带边,便振翅飞进绿荫中。

而在蝴蝶消失于视野中那刹那,种种纷杂念头重又回到脑海中,想着“真不可思议”、“很美的蝴蝶”,夹杂着一丝不可承认亦不可否认的遗憾。

一生中如果有一次这样的经历,就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了。头发柔软鬈曲的少年告诉他说。

梁朝伟记得那是又一个拍完戏疲惫的深夜,他被华仔拖着去吃夜宵。他记得他嚼着红豆,突然觉得华仔就像一只蝴蝶,飞来过,又飞走。

是的,就是那个时候。从那时候起,他开始把对面...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101662

衍生。刘天伟X范龙。片段。

“借个火。”

范龙猛回身,拐杖一滑。来人急急扶住他,太过用力,握得他生疼。

范龙叼着烟应了两声,抖着手在外套里摸,越急越摸不着。仓促地抬起眼,刘天伟紧紧盯住他的眼神烫得吓人。

“不用找了,”他含混地说着低下头。范龙屏住呼吸,看他一点点靠近,英俊的五官停留在咫尺之外,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仍盯着他。

两支烟抵在一起,火花似蔓延上行,烧得人不舒服。

“谢谢,”他说。烟点燃了。他松开手,稍稍站开一些。

他那支烟慢慢燃到尽头,范龙也平顺了呼吸。他把烟头扔在地上,艰难地调整站...

朋友从来不用一份承诺 却也依然真心为我                                              ...

和粥粥开的谐能脑洞,比较好笑的部分是粥粥的~

上午发的莫名被和谐,懒得找敏感词了所以发图片。

攻受紊乱。车,如果被河蟹了还有AO3版嘿嘿嘿

一个脑洞。

你敢相信这种垃圾花了四个小时吗。

仍然是月色主题的城华段子,超短,RPS,OOC

何处传来琴声?Andy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忘记拉上窗帘,泄进一室月光。闭上眼睛,凭感觉前行,捉住谁人的手。手掌宽大,手指在手心挠一挠。

Andy绽开笑容。来来回回左右摇摆,此刻属于慢慢的舞蹈。白日里的活力四射都退却,握住这双手,只是慢慢晃悠。

往前,往后。往前,往后。直到Aaron高高举起的右手放下,Andy才意识到他应该转个圈的。他牵着他后退,小心翼翼抬起手。

Aaron比他机灵许多,顺着这动作转了半圈就停下来。Andy接收这暗示,有些僵硬地环住他,往前,往后。然后他放松下来,严丝合缝地抱住Aaron。

两个人的呼吸都轻浅,仿佛不...

今夜的月色这般好。你若得见,应是一般无二。

z

阿忠在下水道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他失血有点多了,脑子转不动。他往这地下迷宫的深处走去,没忘记制造各种假象。

他没看错九纹龙,这人看似暴躁,实则阴毒。九纹龙明面上信他,等到重新聚齐实力,毫不犹豫地反手阴了他一把。

阿忠继续走着。他绕开井口,以防万一有人撬开井盖往下看。他看到一束光投下来,他靠在墙边慢慢走过去,鬼使神差地,他抬头望了一眼。

今夜是满月啊。

月光皎洁,温温柔柔洒满人间和鬼蜮。阿忠一时看得呆了。

高华留在了香港,如果他此时抬头的话,他看到的也是这一轮月亮吧。

他无师自通会讨人欢心,这时候应会对身边的之琳说些情话吧...

记一次乌龙事件【阿忠/庄士敦】

修改了一些bug,加了一点情节。

为了把铁幕诱惑拓展成文而写的。

拉郎,crossover。

再次跟阿忠起了口角之后,庄士敦愤愤地走远,自己跑去买排骨。他把每一块都摸过一遍,然后选了肥瘦合宜、手感最好的一块。“老板,我要这两条。”

“得嘞!三十九块。”

“给我剁成一指长的块。”庄士敦摸出钱包付了钱。

他拎着排骨和先前买的蔬菜走出菜市场,自顾自回了家。把排骨腌好,蔬菜洗过,庄士敦扬声叫道:“阿忠!阿忠!过来切菜!”

没人理他。庄士敦疑惑地侧耳倾听,屋里静悄悄。

他洗净手,走到沙发边,拿起座机听筒,又放下。阿忠从来不喜欢手机,他又一直窝在家里,庄士敦也就没坚持。现在阿忠不见了...

聊天记录整理的一个杰蛮=,=OOC瞩目

(是第一次没看原片就敢写同人)


曹蛮最早入侯杰眼里是因为打架厉害。尽往要害戳,要人命的打法。侯杰看了一阵子,戏班子班主冲过来拉开人,狠狠抽了曹蛮两下,惶恐又谄媚地向侯杰道歉,转头压着曹蛮跪下,要他道歉。曹蛮抬起眼睛,一双凶狠的眼睛。侯杰说,这个,多少钱?

班主愣了,半晌才说,军爷,将军,这个…

多少钱?

班主咬咬牙,伸出手掌比个五。侯杰让人取了钱来,画了身契,叫曹蛮上来。

你想不想他死?他淡淡地问。

班主脸色惨白,一叠声地哀求,侯杰一个眼色,手下上前去把人绑了,堵了嘴。侯杰又去看曹蛮。曹蛮低着头,不说话。侯杰催他:想不想?

曹蛮从牙缝...

舍友莫名沸腾所以我…码字。

拉郎,阿忠X庄sir,一个相处。

庄士敦醒来时还以为天没亮,摸到手机唤醒屏幕以后等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噢,我已经瞎了。

他兴味索然地推开被子,静静坐了一会儿,在自己这小公寓中一向听得见车流浩荡,现在安安静静,只有偶尔的车声,所以,天还没亮。

他没有睡意了,于是慢慢站起来,摸到门,扭开把手,扶着墙走出去。他往记忆中沙发的地方走去,走了两步,听见布料摩擦的声音。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感到一双冰凉的手握住自己的手,领着他一步一步往前走,引导他坐在沙发上。

“你也睡不着吗?”他问。

“嗯。”回答很是简洁。

庄士敦往里缩了缩,蜷起腿。他的脑子懒洋洋地转着:阿忠没有...

个人向,舞蹈家老刘年轻的时候。拐了两个弯的架空。

某人串场。

XJB写的…对不起,对不起。

“我并不是一个有天赋的人。”他说。

说这话时他坐在咖啡厅落地窗下,阳光澄澈,杯中升腾起一片白雾。对面,年轻的记者刷刷记着笔记。

Andy垂眼,看着自己的双手。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他的故事已被说了很多遍。但是为着舞团新剧目,总要出来做宣传。

他的思绪随着水雾一起飘散到最初的时候去了。

从练功房里被赶出来,他走在路上,仍绷直脊柱。夜晚道路空无一人,顺着街道走,不知不觉就踩出直线。

灯光这样好,老老实实走路,岂不辜负?

转个圈,舒展四肢,不知不觉竟然重又跳起舞步。音乐早已刻在脑海,从从容容...

图一,就,嘎,脑补帝从这一个图可以想出两万字狗血三角爱恨情仇

我要是从双天王入坑多好,刘梁真是时时刻刻捅刀。

后面呢,有两个最近时刻吧,一时在后面,刘指着什么,对妹子讲话,伟仔在妹子旁边,原先和另一人讲话,看过去华仔方向,不知是否在听。

另一个是图二图三了。

后来又很快散开,毫无互动。唉,未必不和,只是无话可说。

这是93年。

嘎,脑补帝自己哭去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407325/ 《-视频地址,截图部分在18分多。

刘梁初心看到这里被自己的脑补捅了一刀。

开始是伟仔在最左边签名,然后到他唱歌了。这个时候华仔在右边涂鸦。然后伟仔唱着歌,华仔跑到最左边,在那边画了一颗星星。

然后伟仔唱完了歌,回到华仔原来在的地方签名。

我已经吐血三升。

(同框就是大戏!就是爱情!就是捅刀(?)!!!

这天还是华仔生日,给你们看距离最近的一刻

真假威龙,糖段子,乱改剧情。


“哥哥你好漂亮,我们结婚吧。”

阿忠捏住照片,将人仔仔细细一打量。“大哥……?”

“哥哥为什么要叫我大哥?”被叫的人蹙起眉,局促地缩了缩身子。

看脸的确是一模一样,阿忠收起照片。“大哥,跟我走。”

“哥哥?哥哥?”他倒是毫不怀疑地跟上,“哥哥,我们结婚吧?”

阿忠把面露异色的下属一个个瞪过去,然后对上大哥的视线。

“不可以。”

“……为什么?”大哥露出委屈的神色。

“因为我也是男的,男的和男的不可以结婚。”

大哥眨了眨眼睛。

“对哦……那算了。”

解决掉一个问题,阿忠继续大步流星地朝车走去。


“几个小时不见她……有种好奇怪的感觉,...

92真假威龙真的……我觉得同人超越不了官方的甜度。

那我们就来虐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干啥)

然后我要承认一个事情,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华仔的角色的名字:)不,肯定不是叶倩文:)所以我用了百度百科的高华。


阿忠在睁开眼前做了个深呼吸。

女人太恐怖了。女人真是太恐怖了。那两个女人真的真的是太恐怖了。满天神佛,大哥,前大哥,伪大哥……这个算了。反正随便谁保佑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没有那两位美女吧。

他视死如归地睁开眼睛,紧张搜索两秒,放松下来。并没有那两尊大神。只有伪大哥趴在床边,睡得不省人事。阿忠看了他两秒,又看看自己被抱紧的右臂。

……反正已经麻了,随他抱去吧。

阿忠的视...

夜深了,可我不会开车
废的。

进刀

他亲吻。肋骨,小腹,肚脐,耻骨,大腿根部。他的亲吻细密绵长,青年人在他嘴唇下颤抖,在急促的顶弄之后释放在手心。他微笑,撑起自己,看向小刀失神的眼眸。

“现在你可以亲我了。”

仁明

他掏出手机,凑过去仔细看了两眼,刘sir双眼紧闭脸色苍白,领口被冷汗浸透。他在刘sir面前伸手晃了晃,后者毫无反应。

真是敬业的内鬼…陈永仁嘀咕着拿起手机。他的手腕被握住了。陈永仁差点跳起来,他用力挣扎了一下,只一下。

信息素扑面而来,陈永仁睁大了眼睛,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他怀里是一团火焰 。

忍不住撒狗血的心,前方OOC瞩目。

我给情人的大梁随便起了个名字,杨少爷,英文名Tony。

最后还是忍住了撒狗血的心。


外间又吵起来,杨子舜放下烟筒,他的情人把长发拢起来。

“你要走了么?”杨子舜问她。她穿一条浸透西式想象的旗袍,高高举起双手,把颈子上的暗扣扣上。她回过头来,笑一笑:“是的。”

杨子舜翻了个身。他无意起身。这无疑是极不绅士的。然而女人并不在乎,她收好东西:小镜子,口红,火柴,细细碎碎。收好,袅袅婷婷地离开。

杨子舜还是起来了,站在门边,看她走远。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他喜欢她,在所有情人中,他最喜欢她。

当他把视线调转,他意外看见吵闹的事由,几个人推搡一个少年,...


一整天王军师都心不在焉,到了餐点,他带了一小坛子酒过来。邵殿帅有些吃惊地打量他,王军师把酒坛子放下,揭开一道口子。邵殿帅嗅了嗅。

“雄黄?”

“雄黄酒,”王军师说。

听到一个酒字,底下的禁兵露出饥渴的神色。王军师亲自给五军将领斟了酒,把陈忠、林梅两个叫过来,以中指和无名指蘸了酒水,预先说:“别擦掉,能驱邪的。”

给陈忠画了一个“王”字,给林梅画时用了点心思回忆京中时兴的花钿样式。说是时兴,总也有数年了。想必现在汴梁女子,妆面上又是另一番模样。

手指一顿,酒滴就模糊了湿痕。王军师不动声色地收手,若无其事把酒坛重新封了,浑然不顾集中在他身上的炽热的视线。

邵殿帅说:“到底是汴梁人。怎么...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