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G】Crush<2>

Note: 没想到吧!还有后续!继续逻辑死,常识死。I regret nothing.

Rate: 这谁知道呢,大概是G

<1>

赫敏比平日起得还早。她在朦胧的晨光中下楼,从冰箱里拿了橙汁和沙拉出来,坐在厨房里吃完了。

她在刷牙的时候注意到属于父母的牙刷都在充电,由此确定父母昨晚已经回家。鉴于它们已经干了,她想他们还没出门。

她从书包里找出便签本,告知父母她将要去图书馆。她把它贴在洗手台的镜子上,这是她父母无论如何不会错过的地方。

然后她换好衣服,背上书包出门了。

这个点的清晨人还不多,赫敏找个靠过道的位置坐下。哈利的家——或者说他住的那栋房子——在学校的另一个方向,这意味着赫敏得坐将近一个小时的地铁。赫敏从书包里抽出《代数》,决定好好利用这段时间。

地铁站路过学校附近时,赫敏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来。在她重新埋头进书本之前,她注意到一个人,或者准确说,一片阴影。她皱眉细看,然后睁大了眼睛。

“嘿!你!”她把书塞进书包里,起身走到那人身边,“你为什么要翻我的书包?”

男人傲慢地垂眼看她。他没穿昨天那件夸张的黑色长风衣和黑色皮手套,但他仍然是一身黑。他稍稍偏头,问道:“请问你是?”

“别装傻,”赫敏气势汹汹地说道,“你能在我跑动的时候记住我的样子,在灯光下见过我的脸,当然不可能一晚上就忘。”

“噢,你啊,尖叫鸡小姐,”男人说着解开衣扣坐了下来,赫敏坐到他对面,继续瞪着他。“我还以为你是来道谢的呢。”

赫敏深吸了一口气。“谢谢你找回我的书包。好了,现在轮到你道歉了。道歉和解释。”

男人皱眉看着她,过了一会儿,他移开视线,看向窗外。“你真的应该提高一下你的社交技巧,”他嘲讽地说,“以及搏击技巧。”

“谢谢你的意见,”赫敏固执地把话题转回来,“但我不认为你应该……”

“我道歉,”男人说,“为了我不幸地帮助了一个不值得的人,这足够了吗?”

赫敏再次深呼吸。“不,但我原谅你。”她冷冰冰地说。她抽出《代数》,翻到被打断的地方,瞪着书本。她翻到一个大定理的证明部分,一环扣一环的逻辑帮助她冷静下来。

“这附近有一些不错的格斗馆,”男人突然说道。“就我所知,‘凤凰社’有几个退伍军人。他们的技巧相当实用。”

赫敏犹豫了一下,不是很确定应不应该回答。最后她决定把这当作男人的正式道歉。再说:“那里真的叫‘凤凰社’吗?”

男人撇了撇嘴,一副嫌恶的样子。“难以置信,不是吗?”

“确实。”赫敏在脑海中的待办清单上填了一条。她很快想到哈利,并决定把他也一起拖去练习,于是在清单上又加了一条。

她收起课本下车时,男人已经消失了。

oOo

“你在这儿,”邓布利多静静地说。他粉紫色的衬衫简直是在尖叫着让人们盯着它看,但斯内普不为所动,看也不看他。

“很高兴知道你还没瞎,”斯内普懒洋洋地说着,抖开餐巾纸铺在膝上。他以十足的庄重打开纸袋,取出其中的三明治。

“那么和波特先生的谈话进展的很顺利?”邓布利多走进来,自如地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斯内普愉悦地注意到,那一张通常是向低级探员提供的,因此十分不舒服。

“事实上,没有什么谈话。”斯内普礼仪和早午餐之间徘徊了一阵子,选择了后者。邓布利多耐心地等他吃完整个三明治才追问道:“那么你是推迟了计划?”

“我会写在报告里,”斯内普提起餐巾纸的两角,把它团成一团塞进纸袋。邓布利多安静地看着他,斯内普把纸袋扔进垃圾桶,叹了口气。“我遇到了他的一个朋友。十分亲密的朋友,要我说的话。我设法令那人相信学习格斗是十分的必要。”

“十分亲密的朋友,”邓布利多沉思道。“我相信你说的是格兰杰小姐?”

这个充作无所不知的老头子!斯内普略略点头。

“你是怎么认识她的?”邓布利多问道。

“不像有些人,”斯内普断喝道,“我可没在不应该的地方乱打探。”

“我相信你,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和蔼地说道,“但这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怎么认识格兰杰小姐的?”

“一个巧合,”斯内普干巴巴地说道。“我捡到了她的书包,在里面发现了波特的课本。”

“这并不一定代表他们很亲密。”

“她的书包整洁得像强迫症的房间。她在自学大学的课程,所以她当然不需要波特的指导。唯一的可能是他们十分亲密,所以他的东西出现在她书包里不能引起她的注意。”斯内普一口气说完,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今天早上六点半,她在去波特家的路上。不寻常的时间,不是吗?”

他没有提到她和波特前后脚离开学校的事情。不,这一部分是他会写进报告里的部分,邓布利多要想知道就必须去读那些讨人厌的报告。

邓布利多摇摇头。“你太过信任你的推理了,西弗勒斯。当然,你很优秀,但在这件事情我们必须万分谨慎。”

“我正在试图谨慎,”斯内普嘲讽地说道,“通过避免和你的小救世主直接接触。”

邓布利多摊了摊手,站起身来。“迟早你们要面对面的,西弗勒斯。”

“我希望是迟非早,”斯内普礼貌地勾起嘴角。“现在,我相信我还有很多工作。”

“祝你好运。我们这周之内会知道结果的。”邓布利多停在门口,转过身来。

“对了,西弗勒斯,既然你已经认识了格兰杰小姐……”

“她暂时安全的,”斯内普说,“但是,迟早,她会曝光。”

“那么,尽量让它是迟非早吧,”邓布利多乐观地说道。

斯内普凶狠地瞪着门框,决心把报告写到六英寸长。

-TBC-

评论
热度 ( 9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