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G】Crush<1>

Note: 放飞自我~逻辑死,常识死。I regret nothing.

Rate: 这谁知道呢,大概是G

Text:

哈利把课本合上,放进书包。他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你真的不需要我陪你回去吗?”

赫敏坚决地摇了摇头。“我爸妈会来的,”她说。

哈利把书包抱在怀里,站起身来。“那我先回去了。”

赫敏把自己的情绪压下去,感激地对他一笑。“快走吧,你已经耽搁够久了。”

哈利点点头,走出了教室。门一关上,赫敏就瘫倒在桌上,紧紧闭上眼睛。

她已经把多元积分这一章的习题做掉了一半,她本来可以——而且很乐意——一直做下去,但真的已经很晚了。而且她心里清楚,她的父母不会来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赫敏做了一个深呼吸,阖上课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她把至少有十公斤重的背包甩到背后,最后一次检查了自己的随身物品:地铁卡,家钥匙,报警器,手电筒。她走出教室,锁好门。

离开校门的时候,守门员对她点点头。“路上小心点。”他叮嘱道。

“谢谢你,海格,”赫敏挤出一个紧绷的微笑。她快步向地铁站的方向走去。她的学校是一所很优秀的私立高中,如果说有什么缺点的话,就是离地铁站太远了——不过这不是学校的错,赫敏理性地想。这都是市政府规划不合理。

天已经黑了下来,街道上没有行人,只有小群小群的流浪汉。赫敏有些紧张地捏着报警器,从眼角观察那些人,结果差点撞到别人。

“我很抱歉!”她尖叫起来,往后退了两步。一只手抓住她的肩膀,赫敏惊慌地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

“悄悄,多可爱的小妞啊,”抓住她的人躬下身子说到。一股酒气喷在赫敏脸上,她僵硬地抬起眼来。对方留了一把脏兮兮的胡子,眼睛淫邪地打量着赫敏的胸口。赫敏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遇到了这种事。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把她拉近了一点,赫敏屏住呼吸,挤出一个笑容。

她的大脑在一片空白之后终于开始运转了起来。她挤出一个笑容,顺从地走上前去。男人的手终于松开了,他抬起手似乎想摸赫敏的脸,但却痉挛般的抽搐了一下。他发出一声怒吼:“你这婊子……”

赫敏扔下书包,没费神瞄准男人,飞奔起来。她捏响了警报器,那小东西发出尖锐的鸣叫。在某个路口她把它扔掉,然后朝反方向跑去。

她很快就到达极限的心肺迫使她停下来时,她才发现自己偏离了主干道,正在一条小巷里。过度运转的大脑立刻反馈了一堆可能的危险,赫敏贴着墙站好,大口喘着气。“别乱想,”她警告自己,“现在回想一下你跑的方向。”

她小心地从巷口探出头去,确定没有人后回到阴暗的小巷。她记得她应该是从左边拐过来的,但是……

她的思绪被一只手打断了。她再次尖叫起来。那只手立刻从她肩上移开,捂住她的嘴。

“别吵,”一个男声咕哝道,“我的耳朵都要被你吵掉了。”

赫敏拼命眨着眼睛,某种奇怪的固执让她尽量不让自己流泪。现在她看清了,抓住她的是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他裹在一件黑色的大衣里,黑色的长发垂落下来遮住大半张脸。在这小巷里几乎无法分辨出他的身形。

他抬起另一只手,黑色皮手套被赫敏背后的街灯照出柔和的光泽。赫敏条件反射地抽搐了一下,闭上眼睛。男人发出一声冷笑。“你的书包,”他说。

赫敏疑惑地睁开一只眼睛。在男人手中的确实是她无情抛弃的书包。她兴奋地睁大了眼睛,伸手去够。

男人松开捂住她嘴巴的手,后退了一步。“愚蠢的女孩,”他咕哝着把书包递给她,然后转身走进黑暗中。赫敏把书包背上,叫道:“先生?!”

他顿了一下,侧过身来。赫敏看不清他的眼神,但她莫名地瑟缩了一下。

“地铁站在哪里?”她强迫自己问下去。

男人缓慢地摇了摇头,飞快地走了。

赫敏瞠目结舌地看着他离开。“饭桶!”她狠狠骂道,这是她唯一说得出口的脏话。她转身看向巷口,小心翼翼地走出去,惊喜地发现地铁站就在下一个路口。

上了地铁以后赫敏才开始检查自己的书包。她气恼地注意到她的东西被人翻找过了。这无疑是那个男人的杰作,她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脏话,迅速地整理好她的书包。她一向喜欢东西井井有条地放着。

赫敏回到家时家里空荡荡的,这证实了她的猜测,父母又沉迷实验了。至少她不必向父母解释晚归。在这惊魂的一夜之后她没有心情再学习下去了,反正她已经完成了作业,于是她洗了一个长长的热水澡,提前上床睡觉了。

oOo

斯内普花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惹了大麻烦的报警器,它在另一条同样黑暗的小巷中兀自鸣叫着。他附身把它捡起来,关掉了它。要他说,这类小东西真的毫无用处。还不如一把……

“……我要站起来了,”他冷静地说。

“把你的手举起来,”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

斯内普深吸了一口气,举起双手,慢慢站起来。

“那是什么?”年轻人紧张地问道,“你手里是什么?”

“一个玩具,”斯内普冷淡地说。

“给我,”年轻人粗暴地把它抢走。斯内普克制住摇头的冲动。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回事?破绽多得甚至没法触法他的本能。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年轻人确认了那确实只是个报警器后继续追问道。“慢慢地转过来。你是从谁那里抢走这个东西的?”

斯内普缓慢地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兴奋的小警察。“见义勇为,”他说。

“什么?”

斯内普冷笑了一下。“你想看看我的警员证吗,警官?”他往前走了一步,小警官瑟缩了一下。“恐怕我今晚没有带出来。”

“你……你……”小警官咬了咬牙,“我……迟早有一天……”

“迟早有一天……什么?”他勾起嘴角,轻蔑地看着这会儿什么胆子都没有了的年轻人,“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我?”

斯内普抬起头来,凝神听了一会儿,忽然咧嘴一笑:“跑。”

警官拔腿就跑。斯内普撇了撇嘴,转过身去。

“啊,你在这儿啊。”一个女人说道。她的声音已经成熟了,但语调却像个小孩子。

“贝拉,”斯内普冷淡地致意道。

“你找到那个小混蛋了吗?”她热切地问道。

“当然。”他说,“我确保她什么都不知道,愚蠢的女孩。”

贝拉咯咯地笑了出来。“最好是吧,主人不会高兴的。”

“如有需要,我可以轻易找到她,”斯内普说,“我相信今夜已经不需要我了?”

“真遗憾你错过了派对,”贝拉甜蜜地说,“好好睡一觉,西弗。”

斯内普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