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段子,OOC注意。无CP。

【1】

“只有一种办法知道它是否成功,”斯内普说。

“实验,”赫敏小声回答道,尽管斯内普并非在提问。她还想说点什么,比如小白鼠在哪里之类,斯内普已经抓起药瓶,一饮而尽。

“教授?!”赫敏尖叫起来。

斯内普若无其事地放下空瓶子,从容走向不远处的长沙发,坐下来。

赫敏全然不知所措。一部分的她想要给斯内普催吐,另一部分则想要给他一个恶咒,为了——某种原因。还有一部分的她——理智的这部分——冷静地想道:这只是镇痛药水,不会有危险的。

她注意到斯内普并不是仅仅坐在那里;再一次地,他做出了赫敏不能理解的举动。他举起魔杖,划过自己的手臂,鲜血随之奔涌而出。赫敏再次发出惊呼,抽出魔杖迅速地治愈了那道伤口。

斯内普不悦地看向她,但并没说什么。他闭上眼睛,靠在沙发背上。过了片刻,他睁开眼睛,说:“镇痛效果显著,一分钟内无催眠效果。”

仿佛得到什么许可一般,赫敏终于敢于开口说道:“你是在——但是这——”

“你在做什么?”斯内普喝道,“实验笔记,记下来。”

“——这绝对是违反实验道德的——”

斯内普叹了口气,低声咕哝了一句“格兰芬多”。

“——服用未经实验的新配方药水,如果你死在这里我要写多少报告啊?!”

“格兰杰小姐,”斯内普不耐烦地说,“如果你没忘记这里谁才是导师的话,现在请你完成你的实验报告。”

“这一定是违法的。”赫敏总结道。

斯内普挑眉。“我看不出写实验报告哪里违法了。还是你会在其中掺入你的谋杀幻想?如果这样的话,我向你保证,我会立刻开除你。”

“那请开除我吧,”赫敏说,“我不干了。”

她摔门而去,斯内普盯着她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儿,毫不意外地发现这并无任何成就感。于是他打了个哈欠,慢慢躺下来。

【2】

只有一种办法知道它是否成功。

药水烧穿他的胃部时,斯内普叹了口气,在记录上写下“失败,龙芯草魔力太强”。

这件事耽误了一点时间,他感到魔力的流逝和疼痛的加强。他握着自己的魔杖,但并不确定他能否施放任何有帮助的咒语。

再说,他也并不想做些什么。

他无法维持端正的坐姿,不得不向后靠在座椅上。他几乎能感受到药水从肠子中流出,开始腐蚀他的脊柱。

我希望我真的死去,他想道,不然我就得瘫痪了

那可不是什么好体验。他冷漠地想。

他的视野中开始出现黑色的斑点。从他被削弱的听力中,他听见一声尖叫。他勉强睁开眼,看见一丛蓬乱的棕发。

啊,格兰芬多的万事通小姐。在陷入昏迷之前他想道,看来今天我不够幸运。

评论
热度 ( 5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