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沙雕的脑洞开头,虽然现在我一头鸡血,但懒癌是不可治愈的。

小彼得敲了敲窗户,高声道:“陛下,阿斯加德的王子到了。”

斯塔克正发愁军饷,听到这通报,立刻撒开手头的文书,跳了起来。“快去叫小辣椒——我不是说过了别爬窗吗?”

彼得吐了吐舌头,抓住窗沿,降了下去。斯塔克担心地看着他晃晃悠悠地落在地上,这才转身离开书房。

阿斯加德的王子来得这样快,是他没有预计到的。等他套上国王的大氅,来到城门,阿斯加德的使团已经在城墙下等了一会儿了。

斯塔克一见到他们就明白过来,阿斯加德尚武,是不肯用马车的。他迎向为首的两个年轻人,把他们仔细打量。左边那个男子高挑纤细,一头黑发梳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碧绿的眼睛,看着不是个武士。右边的女子金发碧眼,比那男子还要高些,许是因为习武,肩膀宽厚。斯塔克见男子落后女子半步,他听说阿斯加德无论男女都可以继位,便对两人的身份有了猜测。

“日安,尊贵的米德加德王,”男子行了个礼,说道,“阿斯加德的洛基·奥丁森向您致敬。”

“日安,尊贵的洛基王子,”斯塔克回以阿斯加德的礼节,洛基脸上带了点笑意。他又说道:“这位是阿斯加德的海拉·奥丁朵特,我的姐姐。她在与约顿人的战争中伤到了喉咙,暂时没法说话。”

海拉也行了一个礼。斯塔克抬头看着她,十分规矩地说了几句场面话,便领着这一行人进了都城。

评论 ( 2 )
热度 ( 2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