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1A-2B】

这一节写完以后才想起锤小时候对女武神的崇拜2333

虽然没写进正文,但差点变身的唐被小辣椒维护的时候,内心是粉红色的(bu

昨夜星辰:

【我会尽快回来】


一旦找准了思路,唐纳德厚积薄发,很快把手头的“题”完成了。


他确认过发送,倒头就睡。醒来时,他花了五分钟才意识到持续不断的噪音是敲门声。


唐纳德揉着眼睛开门,门口是一个漂亮的红发女郎。她高挑瘦削,有一张广为人知的脸。


“波茨小姐,”唐纳德喃喃说道。


波茨小姐浅蓝色的眼珠子上下一扫。“布莱克医生。看起来我不需要叫救护车了。”


十五分钟以后,唐纳德坐在波茨的豪车后座上,仍然穿着他睡前的那身家居服,手里握着一份厚厚的纸质文档。他翻了几页,然后跳着读了一点,抬头看向波茨小姐。她立刻关闭了眼前的光幕,微笑着看向他。


唐纳德深吸了一口气。“……是斯塔克先生吗?”


波茨小姐的笑意从眼中褪去。唐纳德这才发现她的眼睛像冰块一样……灼人。


“不是很难猜,”他努力让自己显得放松而自信,“斯塔克先生在研制出BARF后失去音讯,而伊甸随后就被推出;您来找我,说明伊甸起初,确实是为了帮助一个被BARF过度刺激的人。”


“接着,斯塔克又宣布了放弃伊甸——顺便说他甚至是在伊甸里录制的视频——而斯塔克工业又开始筛选脑科学的专家。如果说之前我还一头雾水的话,您的登门造访确实说明了很多。”


“不错,”波茨又笑了起来,“你知道你是第几个想到可以用伊甸暂缓BARF受害者病情的吗?”


“第一个?”唐纳德不太确定地问道。


“第五个,”波茨说道。她给了唐纳德一点反应的时间,才继续说道,“你并不是脑科学的专家,起初我们并未计划联络你。是斯塔克先生做的决定。”


“斯塔克先生?”


波茨勾起嘴角。“他真是一个任性的人,是不是?”


唐纳德不知该如何回答。所幸波茨很快又开口:“如果你不打算签约,我们十分理解,并且会尽到保护的责任。但也希望你能保守秘密,你要知道,斯塔克的敌人太多了。”


她没有说斯塔克工业,只说斯塔克。唐纳德试着想象聚光灯下的生活,想象随时有人会抓住一切机会来攻讦自己,想象就连昏迷也不能放松。可惜他并不是个很有想象力的人。他只是快速地翻到底页,抓起一旁的签字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波茨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眼中的坚冰稍作融化。她伸手取过文档,哗哗翻到中间某一页,指给唐纳德看。


“从现在开始,斯塔克工业有义务保证你的安全。如果你能入住斯塔克大楼就再好不过了,不过这并不是强制的,”她解释道。


“不至于吧?”唐纳德问道,“我住的地方也算安全了。”


波茨没再多说,只是叮嘱道:“不要对任何人泄露消息。我们会把伪装信息发送给你,希望你尽快背熟。”


“没问题,”唐纳德点点头,波茨便靠回椅背,敲了敲挡板。“哈皮?”


车平稳地停下,唐纳德发现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楼下。他下了车,同波茨告别,快步上楼去。他仍然不敢相信今天的际遇——波茨小姐可是斯塔克工业的CEO!


他回到自家门口,通过生物验证进了门,即刻僵住了。


“别报警,”坐在他沙发上的男人厌烦地说道,“别这么过激。我只是来谈谈。”


他也有一张公众人物的脸;但他的名声可不如波茨小姐。斯塔克工业近年来发起了一系列针对汉默工业的诉讼,并且赢多败少。


“汉默先生,”唐纳德顿了顿,问道,“有何贵干?”他的手指还停留在个人终端的快捷键上。


“来做一笔生意,”汉默说。“无论斯塔克工业想你买什么,我出双倍。”


唐纳德深吸了口气。“汉默先生,请你从我家出去。”


“三倍?”汉默皱眉问道。


“出去。”


“随便报个价吧,”汉默说道,“别太贪心,年轻人。你承受不起冒犯我的代价。”


唐纳德清楚地听见理智的弦绷断的声音。


我拒绝你,无耻小人。一个声音在他身体里咆哮。他几乎就要屈服于那声音了,但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


“我报警了,”波茨冷冷地说,“汉默工业第十六次败诉,你觉得媒体会有多狂喜?”


“啊,波茨小姐,”汉默假惺惺地张开双臂,“见到你真高兴。”


“滚,”波茨回答道。她拉着唐纳德站到一边,一行高大的黑衣男人鱼贯而入。


“斯塔克工业对汉默动用暴力是更好的头条吧?”汉默挑衅道。


波茨轻蔑地笑了。“你就试试看吧,”她说。


他们对峙了片刻,汉默整整领带,哼了一声,昂首阔步走出唐纳德的房门。


“真抱歉,”波茨快速说道,“我没及时发现汉默的行踪。”


“你……拯救了我,”唐纳德咽下了一句‘像个英雄一样’。“谢谢。”


“这是斯塔克工业的义务,”波茨微微皱着眉,唐纳德猜测这是她多少有点控制狂倾向,对不受控制的事态非常不满。她松开他,庄重地问道:“要不要住进斯塔克大楼?在那里绝对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唐纳德思考了片刻,反复回味开门那一刻的心悸。最终,他说道:


【那……好吧。】【不了,我不相信他还会来。】




*我拒绝你,无耻小人:I say thee nay! 锤哥打反派脸时候说的话。非常帅了!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