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铁】长发公主的肱二头肌(2/3)

Notes:废了大纲开始瞎写。本章进入流水账模式,非常捉鸡。

Part 1

Part 2

Part 3

AO3有微调全文


  托尼从阅读中抽离出来,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再次注意到索尔。他坐在那张看起来特别不舒服的木椅上,换掉了一身盔甲,批了件黑色斗篷,显得没那么大块头。温暖的火光给他脸上增添了一层阴影。托尼视线往上飘去,盯着墙上的火炬看了好一会儿。

  “又到夜晚了,”索尔说。大约是气氛使然,他的声音听起来也柔和许多。“有什么发现吗?”

  “有的,”托尼说,声音嘶哑。他咳了一下,再次开口。“起初我把注意力放在边界上,但后来我意识到重要的是人。我扫描了自己的脑波,现在我基本可以确定这个魔法针对的是脑活动。”

  索尔递过来一杯水,托尼一饮而尽,叹了口气。

  “这方面我不是行家。”他不甘不愿地承认道。

  “我和洛基聊了聊,”索尔拿回水杯,说道。

  他从角落的水盆里又舀了一杯水,托尼看着他熟门熟路地递水过来,忽然反应过来维持自己不脱水的并不是贾维斯。他接过水杯,略有些尴尬地说了声“谢谢”。

  他一口喝掉了大半杯水,捧着雕花的金属杯问道:“他说什么了?”

  索尔坐回椅子上,肩膀微微塌下。“我问他此举有何用意。他说我过于傲慢自大了,并宣称世界并不总是围着我转的。”

  “唔,”托尼无意识地抚摩着杯沿,“有趣。”

  “有趣?”

  “无意冒犯,”托尼赶紧说道,“我只是——下午我发现我没可能有进站的时候,我就换了个思路。”

  索尔礼貌性地颔首,托尼喝了口水润润喉,继续说道:“我让贾维斯——他是我的AI,他的一切活动绝不会向第三方泄密,我向你保证——搜索了网络上关于诅咒的资料。文献。文学。”他皱了皱鼻子,换了个姿势窝在床上。

  “中间之网?”索尔疑惑地问道。

  “那是——基本上——一大袋子猫。”托尼说。“贾维斯的游乐场,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想这个诅咒的重点是‘阿斯加德未来之王’。”他喝光了杯中水。索尔皱眉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托尼跳下床,自己舀了杯水。他注意到水盆自动补满了。这让他有种把水盆扫描一遍的冲动,但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候。他环顾房间,发现并没有第二张椅子,于是在被他征用的桌子上扫出一片空地,坐了上去。

  “因为如果他真的想要囚禁你的话,为什么不说你的名字呢?我想你走出去的关键就在于不再是阿斯加德未来之王。”

  索尔没有说话。托尼等了一会儿,说道:“但是,”他加了个重音,直到索尔抬眼看他他才满意地继续说下去,“结合科学告诉我的,我觉得关键应该是你不再认为自己是阿斯加德未来之王。我觉得你弟弟的话也映证了这个观点,他叫你别那么傲慢,没错吧?”

  “你……你的结论非常有道理,”索尔慢慢地说道。“我必须向你道歉,起初我并不认为你有能力破解这个咒语。”

  “什么?!”托尼抓住一支笔,转了起来,“那你这几天一直在——”

  “你的好意必须得到回报,”索尔带着点歉意说道,“我希望能满足你的愿望。但我现在认识到我是何等的浅薄。你点出了我二十年来从未发现的事实。你……你值得我的尊敬。”

  他过分庄重的态度让托尼后背发麻。“不是说我不欣赏你的感激……和尊敬。就只是……你……太过郑重了,”他有些尴尬地说道。

  索尔兀地站起来,大步走到托尼面前,伸手握住他的肩膀。“我欠你一次,”他说,“还有一场欢宴。”他拍了拍托尼的肩膀,然后把他卷入一个怀抱里。托尼发出了窒息的声音。

  “恐怕我暂时不能回报你,”索尔在他头顶隆隆地说道,“即使我知道出去的法门,我仍然时间来重新发现我自己。但我向你承诺,一旦我出去,我会立刻找到你。”

  他松开手,但手掌还淹留在托尼肩上。他凝视着托尼的眼睛,然后推着他往窗口走去。

  “走吧。”他说。

  托尼一脸茫然地爬上窗台,逐渐醒悟过来:“我会回来烦你的,老兄,我对你的水盆还有个计划,所以别乱动我的东西。”

  索尔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我不保证任何事情,”他说,“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好极了,”托尼跳到空中,大笑着说:“我们已经开始开玩笑了,我看到一段美好的友谊在我面前徐徐展开。再见!”

  **

  鉴于他的旅行计划已经不再具有足够大的吸引力,托尼飞了四个小时回到最近的城镇,找了个还开着汽车旅馆住下。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冒险了。托尼在狭窄的盥洗室里洗了个澡,擦着头发出门时发现床上坐了个人。

  “你好啊,先生,”托尼说,“客房服务吗?我需要额外加钱吗?”

  来人微微皱起眉,显然并没有听懂。“我来看看让我那个脑子里只有肌肉的哥哥幡然醒悟的凡人,”他说,嗓音像蛇一样爬过托尼的皮肤,“你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智慧。”

  “我向你保证我的智慧可大了,”托尼抛了个媚眼,因为只裹着条毛巾的时候他总是格外克制不住自己,“只是你没看见而已。”

  “你一定更愿意保住你的‘智慧’,”来人阴沉地微笑着回答道。显然这句他听懂了。托尼耸了耸肩,重心换到另一条腿上。“那么你看过我了,可以离开了吗,洛基?”他十分礼貌地询问道。

  “这是你的祈愿吗?”洛基假模假样地问道,“如果你跪下来好好求我的话……”

  “真的,你还说你哥傲慢,”托尼装作震惊地说道。

  “注意你的嘴,凡人,”洛基嘶嘶地说道。“你不会想惹怒一个神。”

  托尼深深叹了口气。“说明你的来意,洛基,不然你就面对一个缺觉而暴躁的斯塔克了。”

  洛基微微阖起双眼,舞动手指。一道熟悉的绿光窜向托尼,他躲了一下,但那道绿光仿佛有生命一样掉转头来,扎在他肩上。

  马克四十二立刻张开手掌瞄准洛基。“这是什么?”托尼揉着肩膀问道。

  “就当作是我的谢礼,”洛基露齿一笑,化作一道绿光消散。托尼挫败地咆哮了一声,把魔法屏蔽功能列进待办清单。

  **

  “你弟弟昨晚来看我了,”托尼一爬进窗户就说道,索尔露出警觉的神情,接过托尼递来的纸杯。“这是他留给你的吗?”他问道。

  “不,这是奶昔,给你的,”托尼从战甲里走出来,戳了戳自己的肩膀。“洛基留给我的东西在这里。”

  索尔看了眼手中的纸杯,似乎有点不能决定先处理哪件事情。托尼朝纸杯比了个手势:“你先尝尝奶昔。既然我现在还活着,我应该还能活一杯奶昔的时间。”

  于是索尔喝了口奶昔。“很甜,”他皱着眉说。托尼看不出来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索尔接着喝完了整杯奶昔,把纸杯放在桌上。

  “他对你做了什么?”索尔问道。

  “他……做了个手势,然后朝我射出一道绿光,说就当是他的谢礼。那道绿光没留下任何标记,我也没有感觉。”托尼朝着他的仪器们走去,被索尔抓住肩膀。他转过身来疑惑地看向索尔,后者扯了扯他的T恤。

  “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意外?”托尼摇了摇头,拍开索尔的手。他抓住T恤下摆,犹豫了片刻。

  “我必须看看他的魔法留下了什么,”索尔说,“洛基的魔法通常是负面的。”

  “我检查过了,没有任何痕迹,”托尼说。

  “你并不了解魔法,而我了解,”索尔坚持道。托尼叹了口气。

  “好吧,”他说。反正索尔不是地球人,他告诉自己。他把T恤脱掉,扔在桌子上。索尔立刻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臂仔细观察他先前指出的地方,对他胸口的反应堆看都不看一眼,这让托尼松了口气。但实话说,有这么一个英俊的金发神明站在一步之外盯着你看,你很难真正放松下来。

  过了几秒后索尔松开手。“有任何发现吗?”托尼立刻抓过T恤,问道。

  “洛基的魔法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索尔疑惑地说道。“他有说什么吗?除了谢礼的部分。”

  “他可能有可能没有威胁说要阉了我,”托尼把头伸出T恤,“然后明确给出了一个空洞的威胁,要我注意我的嘴。除此之外没别的了。”

  “为什么他会威胁要阉了你?”索尔问道。

  “可能,”托尼强调道,“鉴于我刚洗完澡没穿什么衣服,而且他半夜出现在我的床上,我说的话稍微有点冒犯到他可能的贞操。”

  索尔发出一声嗤笑声,但善良地没再问下去。“我不知道他的魔法是为了什么,”他承认道,“等他来的时候我会问问他,希望他会给我一个不那么委婉的回答。”

  “那就谢了。”托尼说,“我的确有个研究列表……不过你上次是不是答应过带我转转?”

  “诚然,”索尔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我确实应许过。”

  “那就带路吧,惊爆点,”托尼朝房门一挥手,大步走过去。

-TBC-

评论
热度 ( 52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