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ud without saying

Notes: 江苏考卷(大概)命题作文,虽然我很确定语文考场不会允许英语题目。

  托尼·斯塔克说很多话。话语是达成目的的工具,是刺破对手冷静假象的武器,是拒绝关心的铁幕,他在其后安全又孤独。

  话语唯独不是表达自我的途径。也许他说得太多,以至于忘了该如何说最简单的话。他更愿意买些礼物,礼物很好,礼物能够填平大部分人际交往的沟壑,尤其在他让贾维斯维护了一个礼物清单以后。一束花代表“你已经尽力了”,一盒巧克力代表“你做的很好”,四张剧院的票代表“感谢你为斯塔克工业的付出,欢迎你的孩子们来公司的少儿部玩”。

  和复仇者相处没什么不同。一张大厦的通行证代表“我认可你做我的队友了”。一套升级过的电磁箭代表“谢谢你替我挡了那一下”。盾牌的回收装置代表“斯塔克对你英勇献身的精神表示敬畏但还是别了吧”。更大强度的防弹制服代表“我担心你的伤势”。一桶挪威运来的蜜酒代表……代表索尔对中庭酒的羞辱走到了尽头。

  “我跟你说过,”托尼大着舌头说,“我说过你们的蜜酒只是……酒而已。”

  “此诚佳酿,”索尔严肃得过了头,“再来一杯!”

  他们瓜分了那桶蜜酒,后半程托尼只是瘫坐在沙发上,看着超级人类、北欧神和两个特工拼酒。他朦朦胧胧地看着索尔走近,把自己拎起来。托尼大声抗议起来,于是索尔改换了姿势,双手抱着他。托尼羞恼地把头砸向索尔的肩膀,余光里看见娜塔莎真诚的笑容。

  所以他假设他说的话传达出去了。

  “我爱你们。”

  如果他的假设错误的话,那么,反正托尼·斯塔克也不是社会学家或者什么的。他不让自己过多地思考这整件事情;这并不难,糟糕事接踵而至。先是灭霸,接着是阿斯加德的难民。在谈判和研发的空隙中,他发现自己站在盥洗室的镜子前,凝视着自己的镜像。那影子把疲惫藏在精致的小胡子、墨镜和笑容之下,多么熟悉。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有片刻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直到索尔破门而入,一脸关切地抓住他肩膀把他转过来。他看了托尼一会儿,忽然把他拖入一个过于炽热的拥抱中。

  “谢谢你,”他隆隆地说道,胸腔的振动把这句话揉进托尼骨子里,“我的朋友。”

  托尼茫然地伸出手放在索尔背部,不想回答,无法回答。索尔把他的头摁到自己胸口,低声说:“你不必说出来,我明白。”

  好,好吧。托尼想。这一次不是我的猜测了。

  他收紧了拥抱索尔的手臂。

评论
热度 ( 24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