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铁】能把你拎上100层的长发公主肱二头肌有你头那么大(1/3)

Notes:不会正经起名字,抱歉。是个长发公主AU小甜饼!


  在荒郊野岭遇到废旧的高塔时,掏出软绳和岩石锥冲上去这种行为,有的人管它叫作死,有的人管它叫手贱,而托尼管它叫保持冒险精神、探索未知事物、托尼·斯塔克的本职工作。

  那塔有三四十层楼高,旧式的砖块间有许多适合攀爬的缝隙。托尼规划着攀爬路径,期待地搓了搓手。贾维斯从手表里发出抗议:“先生,马克42已准备好投入使用。”

  “嘘,J,”托尼做好了热身,“这么点高度还用不着战甲。”

  贾维斯并未回复,但马克四十二维持着半秒的距离盯着他一路爬上去。塔顶有一扇小小的窗,托尼抓住突起的窗台翻上去,得意洋洋地向贾维斯炫耀:“看到没,J?你爸爸我身手矫健——啊!”

  他被人抓着脖子掼到墙上,尾椎处疼痛骤然爆裂,他的视野立刻翻出黑点。托尼眨了眨眼睛,望进一片沸腾的蓝。还未等他想出什么体面的开场白,熟悉的炮火击中袭击者,他向侧面飞出去,未及时松开的手带得托尼往旁边跌落,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的尾椎真的要断了,J,”托尼擦掉生理性泪水,扶着腰站起来。马克42忠心耿耿地以掌心炮瞄准袭击者,背部张开。托尼站了进去,听见贾维斯在头盔中说:“我并不意外,先生。”

  托尼正想好好教训这个目无尊长的AI,战甲发出尖锐的警报声提示可能的攻击。托尼条件反射地闪身,撞在桌上,躲开了袭击者雷霆般的一击。他这才看清袭击者的全貌:一个金色长发的大块头,五官愤怒地扭曲成一声怒吼,手中挥舞着……锤子?那是把锤子吗?

  托尼再次躲避,同时开炮轰击朝他飞来的那把锤子。大块头的攻击再次落空,他低吼一声,咆哮着“你这恶人!”向托尼扑过来。托尼意识到这其中的误会,大叫道:“停下!我不是什么恶人!我没有恶意!”

  他张开双臂,落在地面。他赌对了,大块头停在他面前,狐疑地皱起眉头。

  “你闯入我的居所,还用这魔法的盔甲袭击我,即使我将你处死也无人可以质疑。”

  “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居所,好吧?”托尼头疼地说道,“再说,是你先袭击的我——好,不提这个,请放下锤子。我要从战甲里出来,好吗?我们好好聊一聊;真的没有打架的必要。”

  “你不能提供一场好的打斗,”大块头看起来似乎是许可了,“我,奥丁之子,阿斯加德未来之王,索尔,接受你的投降。”

  托尼嘴角一抽,安慰着自己“就当关爱精神病人”从战甲中走出来。马克42调整了一下,让掌心炮对着大块头。

  “放下你的武器,”大块头立刻斥责道。托尼竖起手指,让马克42垂下双臂。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聊一聊了吗?”托尼柔声问道。

  “报上你的名字,闯入者,”大块头隆隆地说道。

  “我是斯塔克,安东尼·史塔克,一个冒险家。你是……索尔?”

  “正是,”索尔一脸骄傲地应道,“我是雷霆之神,奥丁之子。”

  “好——吧,”托尼深吸了口气,“我就是想看看这座塔里有什么。既然现在我知道了,我这就走,可以吗?”

  “你不是阿萨族人,”索尔说道。

  “不,不是?我是美国人。”

  索尔瞪着他看了一会儿,露出醒悟的表情:“这里是中庭。”他发出一声愤怒而挫败的低吼,“洛基!难怪没人能找到我。”

  “好——吧?我不知道中庭是什么,但我就当你同意我离开了?”托尼悄悄向后退了一步,试图回到马克42中,但索尔立刻伸手抓住他的肩膀。

  “中庭之人,”他低头对上托尼的视线,“我向你请求帮助。”

  “我能说不吗?”托尼小声说道。

  索尔置若罔闻,继续说道:“我请求你带我离开这里,”

  托尼挑眉。“你是被囚禁在这里的?”

  “正是。我的兄弟洛基将我骗入此地,并宣称‘阿斯加德未来之王无法离开’。我尝试过,但无法破解我兄弟的魔法。你是唯一一个到达此地的人,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确定他是你的兄弟不是仇人?”托尼嘟囔道,“而且,魔法,说真的?”

  索尔轻微地皱起眉头。“你也是魔法使用者,难道不是吗?”

  “不,”托尼义愤填膺地叫道,“我这是科技!”

  “你会帮助我吗?”索尔问道。

  “如果我说不,你会放我走吗?”托尼再次问道。

  “我会,”出乎他意料,索尔垂下手说道。他脸上带着失望的神色,但眼神中并无任何谴责。“你并无帮助我的义务,我理解。”

  托尼干笑了一声。“你真……高尚。我说笑的,当然,现在把手给我,我们从这里出去。”

  他回到战甲中,向索尔伸出手。大块头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抓住他的手。“你的好意不会白费,”他许诺道,“阿斯加德将会嘉许你对它未来之王的好意。”

  “行了,未来之王,”托尼想窗口走去。他站上窗台,发动推动器,很轻松地飞离了窗口。他的手中并无任何重量,他略感疑惑地低头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索尔松开了手。回头望去,索尔仍在窗后,凝望着他。

  “嘿伙计,”托尼飞回去,再次伸手,“你得抓住我的手,好吧?”

  索尔没说什么,再次抓住他的手。托尼慢慢后退,看着索尔被他拖到窗外。就在他的脚离开窗户的那一刹那,索尔化作一道绿光,回到窗后。

  “啊哦,”托尼尴尬地说道。他悬停在窗外,打开面甲。“所以,魔法。”

  “正是,”索尔低落地说道。“我应当想到的,洛基的魔法没有缺陷。”

  托尼把脑海中正在崩毁的三观扫到一边,伸手拍了拍大块头的肩膀。“别说丧气话,大个子,天下没有无漏洞之防火墙,我们只是需要再研究一下。”

  索尔沉重地摇了摇头。“谢谢你的好意。”

  托尼捏了捏他的肩膀。“看起来我可以自由进出,我去拿点东西再回来。待会儿见。”

  **

  他带了一堆扫描的工具回来,拉着索尔反复试探。这场破解持续了一天半。在第二天的下午,一直安静配合的索尔把正在研究扫描数据的托尼拎起来,扔到房间里唯一的床上,然后用被子把托尼整个裹起来。小胡子发出几句呓语,昏昏睡去。

  他醒来时天光大亮,一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索尔从房间的一角浮现出来,递来一块烤肉。托尼一脸空白地接过来,慢条斯理地啃了起来。

  “你还好吗?”索尔担忧地问道,“你没说话了。”

  托尼的胃苏醒过来,他加快了咀嚼的速度。吃完以后,索尔又递过来一杯清水,托尼一饮而尽,叹息着躺回床上,合上眼睛。

  “J,记住这家店,下次还点这家的烤肉。”

  “恐怕这并不出售,先生,”贾维斯说道。与此同时索尔好笑地说道:“恐怕龙肉不是谁都能狩猎到的。”

  “呣,”托尼揉了揉眼睛,“把店买下来,J。”然后他清醒过来,瞪着索尔。

  “你说这是什么肉?”他声音嘶哑地问道。

  “龙肉,”索尔一脸理所当然,“准确说是伪龙肉。我的兄弟正在狩猎季大出风头。”

  托尼竖起一只手掌。“等下,我们从头理一下。首先,伪龙……是什么?”

  索尔看了他一会儿,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你是中庭人,抱歉,我忘了。”他话里那种居高临下的意味让托尼皱起鼻子。“伪龙是一种凶猛的野兽。狩猎季来临时,阿斯加德的勇士争相猎取伪龙,但只有最英勇、最强壮、最有策略的勇士能够成功。”

  “好——的,然后这跟你兄弟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会给我送食物来,有时候是魔法自动送来的食物,有时候是他的猎物。”索尔眼角带笑,“他确实是我的兄弟。”

  托尼一时无话可说。他再次揉了揉脸,从床上爬起来。“那么他为什么把你关进来?”

  索尔脸上的笑意消失了。“我不知道,”他困惑地说,“他……他时常做些我不能理解的事情。”

  托尼捏了捏他的肩膀,大个子稍微向他靠过来一点。托尼柔声说道:“如果他关心你,那么也许这件事也是为你好,好好想想他到底是为什么把你关起来的?”

  索尔抬起头,蓝色的眼睛从杂乱的金发中浮现出来。“……那时我们争吵了。”他不情愿地说。

  托尼等了一会儿,见索尔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你不想说就别说,只要你自己想明白就好。”他伸了个懒腰。“我再看会儿数据,然后你可以带我逛逛这里吗?你知道,我还没出过这个房间呢。”

  “当然,”索尔勉强笑了一下。托尼挠了挠发尾,又想到一件事情:“你昨晚是不是没睡?”

  “阿萨人不需要那么多睡眠,”索尔轻描淡写地说道。他拿起空杯子,走出房间。

  “这点我相当羡慕,”托尼大声说。贾维斯沉默地调出了昨天的数据。

-TBC-

Part 2

Part 3

AO3有微调全文

评论 ( 10 )
热度 ( 108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