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B脑洞XJB写系列。我真的该搞个专门的tag。


你是天使吗?小孩问。索尔感到一阵紧张。阿斯加德没有小孩子很久了。他真的不太确定如何与小孩子相处,何况这是中庭的小孩子。他思考了一下,谨慎地问道:什么是天使?

所以你不是。小孩说。看起来并不失望。他鼓捣着一个奇妙的小装置,索尔确信自己在其中感到了电流。小孩把它拆开又拼凑回来,问道:那么你来自未来吗?

不。索尔决定诚实是上策。我来自阿斯加德。

然后他问,能请你保密吗?我是偷偷来玩的。

啊哈!小孩的眼睛亮了起来。你是翘家出走的!

是的。索尔说。我与我的弟弟打了一个赌,为此我悄悄来中庭取一样东西。

打赌?小孩说,不能输掉。告诉我你要找什么。

索尔挠了挠头,不太确定该不该跟小孩子说这个。不过,管他呢,诚实为上。他说,一位女士的芳心。

呣。小孩说着把那装置最后一次装回去。好了,应该。他说。他波动了什么,那装置放光起来。小孩伸手逗弄他。

你是否在无视我?索尔皱眉问道。小孩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多重任务,你懂吗?我的大脑太快了不能浪费在处理一件事情上。你说你要赢得一位女士的芳心。你打算如何做呢?

首先我要找到一位女士。索尔说。然后我向她求偶,如果我运气好的话,她会愿意送我一把镌刻有她名字的匕首。然后我就赢了。

小孩说,首先,这儿没人还用匕首了。其次,也没人再用求偶这个词了。你来在过去吗?

索尔愣了愣。也许。阿斯加德绵延千年,从未改变,也将永不改变,直到诸神黄昏。

小孩说,你看,它记住了。

索尔看向那个小小的装置。它正在按照某种规律发光。小孩切断了电源。

去找你的女士吧,他说。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这里了。

他理所当然的语气没有抓住索尔的注意力。那时他毕竟还年轻,还有一个赌约在身。四十年以后,他回到中庭,他的女士已经老去,一切都已变更,他也稍有不同。中庭变化如此之迅速令他目眩神迷。他结识了新的手足,接受安东尼的邀请。在处理完洛基后他第一次来到大厦,名为贾维斯的虚空之声说:欢迎回来。

他记得你,安东尼说,不过你可能不记得他了。

索尔望着他,感到疑惑。安东尼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些成年旧事。去收拾你的房间吧,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这里了。

那玩笑下默认为真的口吻挑起了索尔的回忆,他抓住安东尼的手臂,片刻无言。

我很抱歉不是天使。他说。不过我想雷神也足够好。

安东尼惊讶地看着他,轻声一笑。是的。他说。

来吧,与我畅饮。索尔邀请。我带来了蜜酒。安东尼欣然应诺。

评论
热度 ( 27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