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饼一发完【锤铁】说走就走的旅行

通常来说,托尼咒骂,理论,胡言乱语,而人们置若罔闻。通常来说,托尼全身心地投入工作,而他的嘴则自成体系,而人们并不在他身边。

通常来说,索尔在楼下和浩克角力,或者和队长搏斗。通常来说,索尔会若有所思地看着托尼,然后托尼换个位置,索尔仍然若有所思。

所以,当托尼说“我真想看看矮人的科技”而索尔说“如你所愿”然后他们被小型可控黑洞——托尼绝不会承认那是彩虹桥因为他才不生活在神话故事里——吞噬的时候,托尼意识到今日不同往日。

“带我回去,就,”托尼挫败地一摔手,“带我回去!我还在工作呢!”

“你一直在重复简单的计算,”索尔冷静地指出,“我认为那并不是有价值的工作。”

托尼抹了把脸,因为他说的没错,此刻托尼没法集中精神工作,尽管他精力旺盛。在下午的打斗中九头蛇往他身体里注入了某种新型兴奋剂,迫使他维持在过度兴奋的状态。这些念头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然后他睁大了眼睛。

“那是矮人吗我的神啊他们真的有那么长的胡子啊。”

“确然如此,”索尔肯定道,“你大可以赞美他们的胡子,但请不要随意判定矮人的性别。”

“所以是真的,女矮人也长胡子,”托尼因为震惊而放慢了语速,视线在眼前繁茂的市场中逡巡。索尔单手放在他背上,推着他往前走去。

“无需担忧,吾友,我熟知此地规则。过去我曾多次来这里选购武器。矮人的技艺和巧思九界闻名,你一定会享受此地。”

然后他温和地加了一句,“矮人鲜少掌握通语,你不必在意被人听到你的思绪。若你需要,我将为你口舌。”

“谢啦老兄,”托尼感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真的,谢了——那是什么?锤子吗?”

他们一个一个摊位的走过去,托尼把每件物品都拿起来仔细观看。矮人售卖的武器有着流水线所不能及的巧思和灵性。索尔耐心为他讲解如尼文的作用,尽管他的注意力时常跳跃。除了武器以外,还有各式各样的玩具。托尼拿起一个金属的十二面体,它的每一面都精心雕刻出繁复的花纹。索尔把它拿过来,轻轻拧转,十二面体咯咯地运作起来,上演了一处短小的默剧。托尼惊奇地大笑。

在大概第十个或者第十一个摊位托尼意识到索尔正拎着大包小包,里面是他拿起来看过的每一件器具。托尼瞪着那体积庞大的包裹,抗议道:“我觉得这儿不通用美元是不是?你得把它们放回去因为我不想在这里信誉破产虽然说真的我并不觉得我还能回来这里。”

索尔爽朗大笑。“无需担忧,吾友,在这里通用的是我的信誉。我个人的寝宫将会补偿摊贩,在我们离去之后。”

托尼瞪着他。“你是说你在刷信用卡。”他说,“不,但是,那是我的工作。我才是付钱的那一个。”

“在你的领土,你是一位慷慨的主人,”索尔轻而易举地把包裹夹在腋下,用空出来的手在摊位上挑挑选选,“现在轮到我来当主人了,你只需接受我的好意。”

“这又不是阿斯嘉德,”托尼抗议说,“再说,我也没有给你买那么多礼物吧?没有吧?”

“你提供了最好的床铺,”索尔严肃地说,“你提供美食和格斗场,并且幽默好客。你为我购置中庭衣装,并引领我了解中庭文化。你的慷慨即使以金钱衡量也无比广阔,遑论你的好意。我意在回馈你的好意,好使友谊在来往中茁壮成长。”

托尼做了个鬼脸。“这是——每个人都会这么做的。你没必要——我是说,当然我很欣赏你的好意和你的礼物——但这并不是…这完全不一样…这么说吧,我不习惯让别人买单,好吧?就…告诉我他们价值多少,回地球我补偿给你,好吧?”

索尔把一个木制的小鸟在托尼面前晃了晃,他的手指动了动,小鸟就飞了起来,发出曼妙的歌声。托尼被他分去了注意力,回过神来时索尔手里又多了一大包东西。

“我希望这些不会太贵,”托尼嘟囔说,“我的天啊,我感觉这些东西会很贵。”

索尔选择在这个时候回答他早先的提案。“安东尼,我是阿斯嘉德的王子,未来的国王。我从不短于钱财、资源和势力。我从未对轻视你的好客,任由你纵容我的习俗。作为回报,你也应当坦然接受我的礼物。不仅仅是金钱,也包括我的时间和陪伴。如果你认为它们可以明码标价,那么,我必须提醒你,你的货币对我来说一文不值。”

托尼在他的注视下瑟缩了一下。“好,我知道了,等我们回去我会陪你去逛,天啊,我想也许只有SI能与这里媲美。我不会想着拿金钱羞辱你的友谊了,你放心,我完全明白了。就只是,”他皱起脸,“这很奇怪。”

“你应当尽快习惯,”索尔露出一点点笑意,推着他走向下一个摊位,“因为我计划向你展示九界的一切美好之处。”
托尼绝望地看了眼索尔手里的包裹们。“啊,好,我明白,完全——这是一把手枪吗?!”

评论 ( 22 )
热度 ( 67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