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众神AU的霜铁段子。是披着MCU洛基皮的美众洛基。

这脑洞是个大长篇来着但我只会写段子。


美狄亚切进来的时候特克诺奇正在给他的新装甲上油。他栖身之所由银白的金属、幽蓝的投影和迸射的火花组成,一派混乱中自成体系。美狄亚侵占了正面他的一道投影,但特克诺奇仍然视若无睹,继续给他手里金红色的装置上油。

“特克诺奇,”美狄亚以神格相称,“撤掉封锁,我有正事要说。”

“你没资格命令我,”特克诺奇冷哼道,“上次我撤掉封锁以后发生的事情我还记得一清二楚;你让这个世界的科技倒退了整整十年。”

“得了吧,”美狄亚眉心微蹙,“别像个孩子一样叫唤不停。我让世人关注你,你该感激才是。”

“而让你成为今天之所为——”特克诺奇对这对话熟悉得很,他把机油瓶重重放到桌上,“你的回报就是背后捅刀——”

“我不是来听你争吵,”美狄亚熟练地打断这个话题,“我有正事,听着,那些旧神在谋划些什么。”

特克诺奇发出了刻意的嗤笑声。“那些老家伙?他们还活着吗?”

“你会惊奇地发现他们还活着,并且人数众多,”美狄亚比了一个手势。“降下防御,我给你看个东西。”

特克诺奇思考了一会儿,美狄亚慎重的态度让他没法忽视这件事情。再说,他对旧神的态度并非完全像他表现出的那样轻蔑。于是他对自己的造物发出指令:“Jarvis,允许一次5分钟的通讯。”

被媒体女神征用的投影扭曲了一下,关闭了。另一道投影照射在一小片没被特克诺奇的造物遮挡的墙面上,呈现出美狄亚让他看的东西。

那是几段视频拼凑而成的画面。首先出现的是一个独眼老头,特克诺奇花了点时间认出他,那是奥丁。奥丁在和一个女人调情,特克诺奇光看看就知道那姑娘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他们很快开始拥吻,然后找到最近的一张床。接着是那个女人在医院独自分娩。接着又是奥丁,他正在试图雇佣一个壮汉。最后,是他们一道驾车离去的画面。

“我不明白,”特克诺奇嘲弄道,“怎么,你是想说那些老家伙也开始搞同性恋了吗?”

“那是他儿子,”

美狄亚在他身后说。特克诺奇翻了白眼,但他知道他拿美狄亚毫无办法。即使他杀了她,下一个媒体之神仍会出现,也许这次会更加讨厌。但他仍然拒绝转过身去。美狄亚走到他身边,她的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哒哒的声音,几如战鼓。

“他的……儿子,”特克诺奇仍然用嘲讽的口吻说道,“我还以为这是不可能的呢。”

“他是个半神,尽管他自己不知道,”美狄亚口吻沉重,“他的父亲给予他神的力量,而他的母亲给予她这片土地的承认。”

“哈,”特克诺奇说,“我看不出他哪里神了。我看,他脑子都不灵光。”

他的造物把那壮汉的一切信息抓取过来。作为一个孩子,他因瘦弱、文静被欺负过。后来他开始锻炼,很快又在女人的教唆下堕落,替她坐牢。他顺便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在他坐牢的时候还出轨了。

“一个蠢货,”特克诺奇像迟到发霉的东西一样皱起脸。

“奥丁正在挑起一场战争,”美狄亚对特克诺奇的评论充耳不闻,“他正在游说诸多旧神。我们必须做出反应。”

“得了吧,”特克诺奇抱起双手,“就算他能找到几个没老断腰的老家伙,我看,他们也掀不起什么大浪。”话虽如此,他还是快速地调动他的耳目。遗憾的是,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科技并不能覆盖完全。奥丁和他的次子不见踪影。特克诺奇又检查了几个旧神,他们看起来都安分守己,拮据度日。

“也许我能把他们都聘过来,”特克诺奇沉思道,“花钱买断他们,一切太平。”

“你知道那些旧神,托尼,”美狄亚软下口吻,“他们憎恨我们。这件事你不能靠金钱解决。”

“五分钟已经过去很久了,”特克诺奇说。“我看,你一个人就足以解决他们,是不是,娜塔莉?用你那些漂亮假象,足够了。”

美狄亚看了他一眼,静静地消失了。特克诺奇大为光火,立刻下令把所有漏洞都堵上。他虽然清楚只要美狄亚愿意,她随时可以找出他,因为人是唯一可以打败科技的东西;但能给她添点堵,他就很高兴了。

在这周结束之前,一个出人意料的人来拜访了特克诺奇。特克诺奇就住在纽约市中心,他在人间有一个和他神格相称的身份,一个科学家、创造者,同时也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每天有成千上百的人想要拜访他,都被他的AI拦在楼下。而这位客人,不知怎么的,从他的天台上走了下来。特克诺奇听到AI的警报时,大为惊奇。

他戴上实验性的手环,来到会客厅。客人正在透过落地窗眺望纽约,听到动静,他转过身来。这是一个高大、苍白、瘦削的男子,他的黑色长发往后梳,被发胶牢牢地固定住。他穿一套昂贵的西装,脖子上挂了条苍绿色和棕褐色交织地围巾,那其中的绿色和他眼睛的绿色很像。

“我不记得我邀请过你,先生。”

“您没有。冒昧拜访,我是世界,”男人口吻谦逊地说道,“我来,是向您提供一项服务。”

“这名字可真够谦逊的,”特克诺奇震惊地说道。

“只是一个代号,”世界先生说。“我和我的手下想要向您提供一项服务,或者说,一个机会。”

“我不需要别人提供机会,”特克诺奇傲慢地说道。“我创造。”

世界先生微微一笑。“请您听我说完,先生。一直以来,神的世界和人的世界相安无事。但是那些旧神,他们妄图夺回力量,为此不惜卷入凡人。这已经越界了。”

“好啊,我看得出你做了些准备才过来,”特克诺奇冷漠地说。

男人咧嘴一笑,露出尖利的牙齿。“我想,凡人对此做些复仇并不过分。”

“不错,”特克诺奇说,“去吧。你们还可以让美狄亚为你们正名。”他绕到吧台后面,给自己倒了二指酒。世界先生打量着他,问道:“但是你不打算参与。”

“我不打算。”

“你会看到我们是对的,”男人说。“那些旧神是绝望的困兽,已经完全失去控制了。他们迟早会造成更大的损害。”

“听着,”特克诺奇厌烦地说道,“我相信奥丁在谋划些什么,但是仅此而已。他们已经被遗忘,因此虚弱而疲惫,不足为虑。我不明白美狄亚为什么大惊小怪,但是我可不会自己吓自己啊。现在,你要自己下去呢?还是被我扔下去?”

男人眯起双眼打量他。“你会看到的。”他轻声细语地许诺说。

【写不下去了,脑子不够,下面开始放毒】

托尼从破旧的小旅馆走出去。这天夜晚并不很冷,但不知怎的,他感觉毛骨悚然。也许是因为停在隔壁的那具尸体。也许是因为这地方简直是石器时代,他感觉耳聋目盲。

他走出去,看见黑暗中一个明灭的红点。他走近了一点,看见是世界先生。“你好哇,”他说,“你也睡不着?”

世界先生把他的烟头扔在地上。“是啊。”

托尼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现在他能看到世界先生明亮的绿色眼睛了。他们沉默了一会儿,托尼正想开口,世界先生率先说道:“先前影子先生过来跟我聊了会儿。”

“奥丁的私生子?”托尼毫无必要地刻薄道,“他说什么了?”

“他教了我一个小把戏,”世界先生自顾自说下去。他伸出手朝天上晃了晃,托尼望过去,看见他小心地“捏”住月亮。

然后他收回手,拇指和食指之间捏着一枚亮闪闪的25美分硬币。他把它递给托尼:“你看,月亮。”

托尼笑了起来,结果硬币。他把它翻过来,背面是人类的第一架飞机。

“这真有意思,”托尼说,“等我有时间,我想,我也应该学学这类把戏。”

他正要把它随手放进口袋里,世界提醒道:“这是份礼物。”托尼怔了一下,把它放进内袋。

“我会好好保管,”他看着世界先生的眼睛承诺说。他露出深思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说,“啊,我想到了。”

他往另一个口袋掏去。通常来说,他不大喜欢使用神的力量。但现在是准备回礼,所以他很自得地从世界中抽取力量,把它凝聚在一起。

他掏出一枚硬币,眼笑道:“以眼还眼,我的朋友。”

世界先生把它拿在手里。那是一枚银色的游戏币,一面是一个小丑的头像,另一面写着“另一条命”。

他眯起眼睛。“珍贵的礼物,”他说。

“不错。”

【然后经过一段剧情】

【托尼找洛基对质,然后气跑了,回来的时候洛基已经被杀死了】

【然后复活了,乖乖被圈养】



评论 ( 3 )
热度 ( 6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