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丸爸爸真的是我爸爸。作为我丸第一个毕业的大太,爸爸实力carry全场,夜战也是一发三振丝毫不虚。

深深爱着爸爸的我要给爸爸拉拉拉郎!


双爸爸组(???)


托尼实在是没想到他的生活能够这么丰富多彩,去东京出个差都能被当地的——或者也许不是当地的但是反正蒙了脸都一样——杀手暗杀。暗杀没有成功的时候就升级成了追杀,托尼仓皇地在神庙里四处逃窜,人群发出惊慌的嘈杂。

穿着日本传统礼服的工作人员试图拦下托尼,被他灵活地闪过去了。他差点儿装在供奉着长刀的桌子,踉跄地急转以后,他听见身后哗啦啦的声音。

加三秒,他在心里默数。他往房间的另一个出口奔去,绝望地看见更多蒙面人迎面而来。他刹住脚步,回头看了眼,心里叹了口气,高声说:“好吧、好吧,我们能不能谈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能给你们一切,真的。”

蒙面人显然没有谈判的意思,只是举起了手中的枪。托尼在心里计算着弹道,并不意外地发现无处可躲。他几乎想要闭上眼睛。

然后他注意到起风了。

他没忍住回头去看,一个穿着青色狩衣高大男人正四下环顾,白色的刀鞘别在他腰间。托尼皱眉回想神庙工作人员中有哪些这么高的人,在他分神的刹那,男人开口问道:“你是来参拜的吗?”

“唔?”托尼弹了弹手指,“没错,你是这儿的工作人员?”

男人并没有回答他,慢悠悠地左右望了望。“这里漂浮着不净之气…”他叹息一般轻声说,“祛除灾祸、净化污秽。”他一边说着,一边拔刀出鞘。

“你是疯了吗?”托尼忍不住大声说道:“他们有枪,你看到了吗?”他小跑到男人身后,往蒙面人的方向一指,惊愕地发现他们都跪下来了,一起叫喊着什么。

“嘿,嘿,你,”他叫道,“你们怎么了?昨天吃的生肉终于发作了?”

没有人回答他,他又回过头去看向奇怪的男人,正看见他一刀切下为首的蒙面人的头。

血液喷溅出来,托尼吓得后退了半步。男人动作流畅地由下而上挑到,剖开旁边那人的腹部。

他挥舞兵器的样子好像不费力气,带着一点舞蹈的感觉。托尼瞪着眼睛看着他一个接一个地——那阵势应当说是处决——所有的蒙面人。男人终于回过头来面对他。

“好吧,”托尼强撑着说道,“好吧,我们要再来一遍这个吗?你能不能别杀我?我很有钱,真的。”

男人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出乎托尼意料,他回答道:“这是给神庙的供奉吗?”

“呃?所以你真的是神庙的工作人员?”

“我是石切丸,”男人说,“能把石头也切开的利剑,不过做的最多的工作是消除肿包。”

托尼瞪着他。“好吧, 我不知道你们日本人是怎么回事,不过就我看来你显然是个人。”

自称石切丸的男人蹲下身,扶好刀架。他把白色刀鞘解下,轻轻放回去。

“我是神刀被长久供奉所化的付丧神,庇护参拜者是我的本职,”他侧头向托尼解释道,“既然灾祸已经祛除,我也应当离去了。”

他双手托起刀刃,轻轻放在刀架上。松手的那一瞬间,他身上发出一阵强光。托尼条件反射地伸手挡住眼睛,放下手时男人已经消失了,只有一地尸体说明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他的想象。


“不,托尼,”小辣椒习以为常地说道,“你不可以买下一个神社,也不可以买下国宝。”

“不,”她继续补充道,“你也不可以买下日本。”


但不管怎么说,托尼还是把神刀“借”了过来。

评论
热度 ( 2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