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XJB AU,缘更

(名字倒是起好了


命令下达的时候Steve刚从某个不存在的任务中脱身,在军需部一一返还装备。命令让他于次日下午三时前往第五基地,护送医疗队前往柯尔坦星。作为忠实的士兵,Steve并未将“我他妈可不是个保镖”说出口来。军需部的M女士噼里啪啦地打着字,把刚入库的装备又登出。Steve右耳的植入式单向通讯装置再次激活,元帅亲自对他重申命令。

——保护好医疗官,直到取得疫病样本。

M女士从余光里看见业务No.1面色不虞地敬了个礼,手上有条不紊地登记分配。大兵没有了闲聊的心思,整张脸面沉似水。

“好士兵,”M女士好心劝说道,“做个好士兵就好。”

Steve牵扯嘴角。“我会的。”


好士兵Steve背完资料,准时到达集合地点。这次护送任务的级别很高,但行动人员只他一人,因为前往柯尔坦星的飞船座位有限。在装载完大块头的医疗设施、药剂用品和一群绵羊一般的医疗兵以后,只够放下一个Steve。这不同寻常的规格让Steve几乎以为自己被抛弃了。

他并未将任何忧思放在脸上甚至心上。作为最优秀的海豹特种兵——尽管世代更迭,这个旧式的名字仍然被继承了下来——Steve向来不在乎任何危险。他在第五基地的起降区伫立,静静搜索目标飞艇。三点零四分,一架小型飞船驶入第五基地,停驻在J区。Steve认出它的编号,小跑过去。

他到达时四个科学蓝的已经下来,各自活动手脚。Steve认出为首的那一个,向他行礼:“McCoy少校,海军少尉McGarrett前来报道。”少尉只是他明面上的官职,因为他的大部分成果都是机密的。不过在星舰的地盘上,他相信他还是拥有一定的自主权的。

McCoy迟疑地回以军礼,显然并不常接触这一类礼仪。Steve知道他常年在企业号服役,进行深空任务,因此对礼仪的疏忽是可以理解的。

“Leonard McCoy,”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倦,“这一趟辛苦你了。”

他并不期待Steve的回答,转身走上飞艇。随行的三名医疗兵跟上去。以Steve的标准,这几人没有一个能打的。

而他要保护这四个人的安全,在柯尔坦——一颗新发现的、极有可能敌对的星球。

兴奋在他意识深处咆哮。


命令下达的时候McCoy正在医疗翼清点物资,命令下达以后他露出了你他妈在逗我的神情,并且确实地骂出了口。

转达命令的Kirk做了个安抚的手势:“你就看开点,派的人好歹是个少尉,会照顾好自己的。”

“照顾好自己?!”McCoy挥舞着PADD继续情绪激动,“多他一个就要少一个医生,本来就已经是极限了!”

Kirk一把抓住他的PADD。“Bones,Bones,这事关星舰形象,你打算抗命吗?”

McCoy给了他一个愤恨的眼神。

“陆军的人就是脑子有坑,”他咬牙切齿地说,“脑子里除了争权夺位就是顺手揩油。”

“是海军,”Kirk把PADD交还给他,“你就当他不存在。我估计他明面上不会违抗你的命令的。”


不会违抗个鬼。

McCoy面色阴沉地看着McGarret把飞舰翻了个底朝天,心里盘算着回去以后要让Kirk给他多少瓶波本。

“可以启程了,”McGarret终于满意了,示意驾驶员启动。McCoy抹了把脸,把自己固定在座椅上。海军少尉果不其然在他身侧落座。

他不曾试图开启一段闲谈,McCoy也不想在这个随时可能漏气的铁皮罐子里放松下来。后排的两个医官迅速地寒暄了一会儿,又陷入了沉默。

灯火通明的第五基地逐渐淹没在群星之中。在半个多小时的航行之后,驾驶员第一次开口了。

“长官,即将进入虫洞。”

McCoy在McGarret好奇的目光中深深吸气。“走吧。”

船身骤然加速。


Steve率先回复意识,飞船剧烈颤动,刺耳的警铃宣告事态紧急。他解开安全带,首先确认了McCoy还活着,随后往驾驶舱去。驾驶员仍然处于昏迷中,Steve把他拖到副驾驶座上,快速浏览操作界面的警报。

穿越虫洞本身似乎并没有带来什么影响,但他们通过虫洞进入了密度过大的大气层,剧烈的摩擦严重损害了船身,并且使得船员全部昏迷。

Steve立刻启动了减速程序,同时扫描地面。警报声终止以后,他听见沉重的脚步声。科学蓝把驾驶员拖到地上,一屁股坐在Steve身边。

“汇报情况,”他口齿不清地说。

“已进入大气层,正在减速,准备着陆,”Steve的回答简明扼要。“不确定着陆地点。”

“按默认频道呼叫地面”McCoy目光闪躲,避开屏幕,“柯尔坦的人知道我们回来。”

Steve照办。

评论 ( 1 )
热度 ( 1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