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观察。

读了一点点正经(大概)的东西以后感觉有一种共同的思维定势或者什么的,即被进入是一种主权的丧失(之类的),是“被征服”。所以有的♂会觉得自己可以征服别的♂是自己雄性气质的体现,这种时候他会觉得同性恋是好的。但是如果换成他被♂,那就是天塌一样的事故。真的,从此以后一蹶不振心理障碍都是真的。

其实本质上来说还是一种性别歧视。虽然不知道是女性是因为被进入才被贬低,还是因为女性被贬低才导致被进入是一种低等的事,但是持有“进入是征服”这一看法的人往往会轻视、弱化被征服的人。

而这种认知的一个衍生应该是对于攻受的性别角色的固定化。有人说过AB和BA是不同的两对CP,因为相处模式完全不一样。确实如此,作为攻的一方往往是主动的、冒失的、渴求的,而受是被动的、敏感的、羞涩的。甚至有更极端一点的情况,泰迪攻/媚娃受,令人无言以对。实际上这还是被性别分工束缚。

这一情况的更深表现是千CP一相处。无论是怎样的角色都可以套入同一相处模式中,顶多是换个名字、发色。甚至于有时候能把外形都换了。虽然说萌CP确实是透过一层伪装进行恋爱幻想,但如此贫瘠的想象力透露出的还是当下对两性的性别期待。

一种极端表现是ABO和二设哨向。ABO一开始就是作为H设定出现的,所以它(的走红)很好地表现出写作者和阅读者的性别想象。哨向的演变则更加明晰地展现了这种想象的顽固性:对于本来平等的合作双方,强行加上结合热的设定和塔的设定,无意是将侵略性强的哨兵作为男性,而将辅导性的向导作为女性来呈现。然后,在此基础上,再次上演了固定性别气质的戏码。

另外就是有时会有双性角色出现,但往往也是作为女性化的男性,或者作为c/h中hurt的一方等待另一方的肯定、鼓励。我并不认为作者是出于恶意写的,甚至有时也是查阅了一些资料吧,但这确确实实是一种“剥夺话语”。双性,跨性,泛性,无性,以及其它在常见性别之外的性别,它们也许导致了被欺凌、排挤,但它们是正常的。在写作中反复强化其弱势的表现,也是一种歧视和打压。

但这其实并不是同人写作的特点,毕竟同人写作是主流语境的一个方面。同人写作在性别研究方面有着先天的优势,它往往以同性恋为主流,但写作者又往往是异性恋,所以这其中呈现出错综复杂的身份认同和性别气质,甚至有时会出现更多的社会问题,这都是非常好的研究材料。

作为读者也好,作为研究者也好,干涉作者的创作都是不应当的。但是作为作者的我时常会思考这些问题。对我来说,是同人活动把我引向了性别研究(业余)的道路。有很多优秀的作者,也在文中或多或少地透露出了相关思考。当然,更棒的是本来就注重这种“政治正确”的原作,比如我心爱的ST。我也希望能有更多人觉醒这份意识,把性别视角带入文中。毕竟同人作品在今天已经初具规模,它能影响到的绝不只是极少数爱好者。我始终相信这里比其它地方更容易萌发性别平等意识。

我很喜欢头号玩家的一点是它设置了一个在游戏里的“纯爷们儿”是一个女性。这种性别气质的多元化应当是未来的主流趋势。

评论 ( 3 )
热度 ( 9 )
  1. 虚虚虚虚了是我在做多情种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有同感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