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t control myself! 

“住手!”一个尖锐的声音叫道。

这当然不能让掠夺者们停下;但是接着彼得发出了一声尖叫,这才吸引了其他三个人的注意力。斯内普趁机挣脱出来,在离开之前,他犹疑着,还是看向了他的拯救者。

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个……棕色小毛球。她高举着魔杖,杖尖对准彼得。斯内普皱着眉观察了一阵子,认出她用的是漂浮咒——目标是彼得的领带。

他不得不为此感到惊讶。非常有创意的用法。他的视线扫过小毛球的徽章,注意到她是格兰芬多。

“不许欺负人!”她憋红了脸叫道。斯内普抬起眉毛。她喘了口气,魔杖一松,彼得就砸到了地上。

四周的哄笑声顿时翻了倍。斯内普快速地离开了。他还有一场报复要去计划。但他速度不够快,还是被灌了一耳朵校园霸凌的危害。他喷了口气;格兰芬多和他们自以为是的正义!

他并没有预料到第二天他会被同一个小毛球缠上。像往常一样,他在所有人都还沉睡时爬起来,以避开可能的冲突。他坐在空无一人的餐厅里静静用餐,因为这份空旷而略微放松,因此没有注意到靠近的小毛球——再说,她也太小了点。她几乎是从桌子底下凭空冒出来的,斯内普拾起面包,威胁地看着她。

“我有些问题要问你,”她说。她气势汹汹地把羊皮纸拍在餐桌上,从书包里抓住一只羽毛笔。“我非常想听听你对波特和布莱克的校园霸凌的叙述。”

“然后呢?”他问。

“我要汇报给校长,”她说。斯内普冷笑了一声。“你为什么会觉得他在乎?”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当然会在乎!他是校长!”她理直气壮地说。

“相信我,他过去不在乎,将来也永远不会在乎我,一个斯莱特林活该被欺负,”斯内普脱口而出。他紧绷着做了一个深呼吸,恢复到漠不关心的状态。“别来烦我。”

她定定地看着他,而斯内普忽然决定恶毒一点。他吃掉自己的早餐,双手支在桌子上,直视着小毛球:“写下你看到的,然后给校长看看吧。”

“他在乎的,”小毛球说。

斯内普冷笑了一声,起身离开了。

他知道那封信不会有什么效果。邓布利多如果会在乎,他早就插手了。不,他眼里只有他宝贝的格兰芬多。但他确认这个结果是在一周以后,小毛球再一次地从桌子底下冒出来(说真的,人类可以那么矮小吗?),差点吓掉他手里的变形课本时。

“怎么?”他压低了声音嘶嘶地问道。她一脸沮丧地趴在桌子上,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恶劣的语气。

“他——他说——这是个误会,”她郁闷地说。“我以为他——他真的是——”

斯内普静静地看着小毛球。他对邓布利多保持过短暂的幻想,但很快就清醒过来了。不过,目睹一个小格兰芬多放弃这份幻想,还是令他感到一点(恶劣的)快乐。

“我告诉过你,”他的语调不如他想象的那么悠然。小毛球抬起头来,一张小脸皱成一团。

“这不公平。”她下了结论。“你的院长不管吗?”

斯内普想到他的院长对他的评估的眼神。有点价值,他的眼神说,姑且留着吧。他厌恶地抽了抽嘴角。

“不。”

小毛球同情地看着他。他暴躁地瞪了她一眼,发现她不会为此离开以后,他只得把愤怒的视线投向课本。

“我会保护你的,”小毛球说。

斯内普从书本中抬起视线,怀疑地看了她一眼。

“我不需要,”他说。

小毛球探出上半身、伸长了胳臂拍拍他的肩膀。“别傻了,谁都用得着一点帮助。”她老气横秋地说完,跳下椅子走了。斯内普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起初是出于不祥的预感和对格兰芬多的鄙视,但接着他就被一跳一跳的棕色毛球吸引了视线。它们看起来真的非常毛茸茸、非常有弹性,摸起来感觉一定非常好……

斯内普甩了甩头,重新看向课本。

-TBC-



评论
热度 ( 3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