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片段!主要是设定。

Leonard做完晨祷,顺着墙根走过高而窄的长廊,阳光透过大扇的彩色玻璃窗,在青灰色石板和白色的神官袍上留下复杂的图形。这其中最常见的形象是金黄色的、巨大的圆,那是太阳的象征,也是Leonard所敬奉的神所司之职。据他所知,在狂信徒中有不少人会为这形象驻足礼拜。但Leonard并非狂信徒。诚然他拥有神眷,但众所周知,太阳神宠爱相貌姣好而非信仰坚定强烈的信众。这也许是太阳神的信众遍布天下的缘故之一,毕竟,多数人都无法拒绝美丽面孔的传教。

Leonard并不认为自己是,如同有些异教徒所诋毁的那般,靠脸吃饭的人。但他也觉得自己的信仰实在不够坚实。如果不是家庭的影响,也许他会选择信仰春天和生命之神。因此他认为太阳神的眷顾也许在他这里出了例外,可能那位至高的、反复莫测的神祗跟春神吵架了也说不定。

当他走到曲曲折折的长廊尽头时,他看见太阳神的骑士之一驻足在门口,于是他加快脚步迎上去。这位骑士十分年轻,他拥有太阳神偏爱的金色鬈发和湛蓝双眼,以及,当然了,如同少女一样纯洁美好的面孔。他来自北地,因此肤白如雪,面颊上的红晕昭示他不久前才抵达Leonard祈祷之寓所。Leonard向他行礼,年轻人回以骑士的礼节。

“神父,庆典即将开始了,”他紧张地说。Leonard这是他头一次参加太阳神的庆典,因此他伸出手对他施了一个简单的宁静术,年轻人明显地放松下来。

“我这就过去。”他说。

“大主教派我来协助你,”骑士跟随着他。Leonard挠了挠下巴,除了换祭袍外他并没有什么要准备的。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派给年轻人什么工作,于是他保持沉默。直到回到房间,他才出声让骑士在门外守候。年轻人站得笔直,向Leonard保证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

Leonard抿出一个微笑,难免有些羡慕地看着这个过于年轻的骑士。并非羡慕他的神眷,而是他那种契合太阳神的气质。在漫长的二十年神官生涯后,他真的很需要一些这样的气质。

神官的祭袍,与神官常服的洁白不同,由耀眼的红色和金色组成。Leonard花了点时间把他们全部穿上,戴上冠帽以后差点忍不住给自己施个体力增幅。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巨大的卷轴,被沉重而昂贵的布料一层层包裹。卷轴艰难地离开房间,在骑士的护送下前往祭典开始的大教堂。

大教堂与其它太阳神教的建筑一般无二,尖顶高耸入云。高墙上开了无数长窗,保证室内阳光普照。Leonard是最后一个到的,不过在一片混乱中除了大主教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缺席。年轻的骑士回到骑士的队伍,在大教堂的门口守候。他们要负责拦住过于热情的信众,因此在出发前,已经向太阳神发出冗长的祈祷,为自己施加种种增幅。Leonard穿过白色的教众和金色的神官,来到大主教身畔。大主教对他微微颔首,随后捏了一个宁静术。他在这个术法中施加了巨大的能量,使得堂内所有的人都松弛下来。如此神降使得人们脸上的信仰又坚定了一层。大主教微笑着宣布了庆典的开始,教堂的正门随之开启,耀眼的肆意涌入。

教众按照教中地位高低逐次登上羊车,在骑士团的护送下走入期盼已久的信众的目光中。呼唤声和花束向他们投掷来,教众纷纷释放宁静术、光明术或者活力增幅,作为对他们欢呼的回报。这些基础的法术耗神不多,效果显著,因此常常作为太阳神信徒的经典法术出现。其实,任何一个神都可以降下相似的法术。但是太阳神的信徒施法时常常伴随标志性的温暖光芒,因此更加容易被人铭记。

Leonard在大主教身前离开教堂。迎接他的是同一位骑士,来自Leonard和大主教的双重宁静术都已失去效力,他看起来随时可以昏倒。他伸出手搀扶Leonard,协助他登上羊车。Leonard低声对他道谢,站直身体。在骑士所执的庆典专用木杖之外,信众对他投来更加剧烈的欢呼。他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笑容,这是他二十年来朝夕相处、救治、保护的信众。他们对他投来期待的视线,为此他阖上双目默念悼词,向太阳神祈求属于神的力量。

他的肉身的眼睛合上,但精神的双眼却完全睁开。一如往常,他看见刺目的光辉,在其中一个金发的青年形象显现出来。太阳神选择对他显现的形象完全符合人们口耳相传的太阳神的爱好:金发、碧眼、雪肤,充满活力和青春的面孔,以及健壮但并不过度膨大的身材。太阳神对他致以微笑,祂的力量灌注Leonard的肉身,借由凡人的身躯观察这世间。了解到Leonard的祈求后,太阳神发出爽朗的笑声,在他耳畔允诺道:如你所愿。今日,你可以任意动用我的力量。

Leonard在脑海中皱了皱鼻子。没这必要,他想道。太阳神只是大笑,举起Leonard的手。温暖的力量被灌注进Leonard身体里,又从指尖流出。从凡人的眼睛,他看见两只公羊身上泛出微微的光芒,随后,它们踏空而起,在人群疯狂的尖叫声中缓缓前行。

真是爱显摆……Leonard感慨道。当心,太阳神说道,你在质疑一个神。但他并非在责骂,故而Leonard只是耸耸肩,睁开眼睛。他感觉到神祗仍然盘亘在他的躯壳中,但只是静静地看着。Leonard再次抬起手,人群向他伸出渴望的手臂,Leonard让力量畅快地涌溢。被那纯粹的力量洗礼的人群发出惊讶和喜悦的声音,Leonard知道那种感觉;那是属于的神的力量直接灌注进人的身躯里,在那力量残存的时间里,凡人的肉体也可不老不死,百病不侵。与此同时,他也知道,即使倾尽太阳神的力量,也不可能让这世上所有人都从此幸福无忧。他已经过了质疑神的阶段,现在,他只期望人能发展出自己的力量。在他意识深处,太阳神感慨道,你才是最大的渎神者,我的小骨头。

但一如既往,神并非在谴责他。Leonard洒出神的力量,满溢的力量包围着他,隔绝寒风。总有一天人类不需向神明下跪,他想道,总有一天,人类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飞起来。

是的。难得地,神赞同道。那时,诸神都将死去,而宇宙被交还人类。那时并不遥远,对于我们来说,太近了些。但此刻,我享受庆典。你呢,我的小骨头?

Leonard无法回应。神做出的预言既迷人又可怕,隆隆地在他意识回响。那时,诸神都将死去。那时,宇宙被交还人类。那时并不遥远。他的手轻微颤抖着。

这很好。他想道。这……很好。

太阳神轻轻地笑起来。祂总是在笑。是的。那很好。在此后,神安静不言。直到游行结束,Leonard终于——多少有些恋恋不舍地——合上眼睛。神的意志抽离的那一瞬间,凡人的身体瘫倒下来。年轻的骑士接住他,轻而易举地把他扶上马。

“我送您回去,神父,”他敬畏地说。Leonard勉强应了一声。他实在过于疲惫。

评论
热度 ( 2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