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热爱着人马小姐!……抱头大哭,

翼人JimX人马Leoanrd, 片段。


Jim继承了父亲的过长的翼展,光是站着维持平衡都很累了。虽然比看起来要轻,但收拢时能垂落在地的羽翼远远超过了有翼种的平均翼展。

如果是这样的翅膀说不定能飞起来,但迄今为止的尝试都没有成功过。

所以就是…强壮的人马举着翼人奔跑,手里的重量越来越轻直到终于。

他飞起来了。

他的指尖擦过他的指尖,滞留的一点温度消散在风中。Jim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也许这动作破坏了什么平衡,他短暂地扑腾了几下很快摔落下来,一直跟着他的人马轻松接住了他。Jim笑得脸都疼了。

“这真是,这真是,太棒了,”他浑身都因为兴奋而发抖,然后像是无法用语言抒发情感一样,他搂住Leonard的脖子啃了他的脸一口。

人马温柔的笑容定格了片刻,若无其事地继续抱着他。

oOoOoOo

除了人马,没有别的种族能跑过人马。jim基本没见过Leonard全力奔跑的样子。人马的数量很少,加入星联的就更少了。Leonard跟他们共用同一套体能标准,他达成满分完全就是闲庭信步。当然在做引体向上的时候Leonard就凄惨多了,勉勉强强及格以后简直是哐当一声砸下来。

他确实见过Leonard练习弓箭,他轻快地奔跑着张弓搭箭,注意力集中在百步以外几乎肉眼不可见的靶子。他的速度比长跑拿满分的时候快多了,但仍然,那也算不上全力奔跑。

但是现在他看到了,或者说感受到了。他的上下颠倒的视野里只有模糊的色块,刀割一样的疾风划过他裸露的皮肤,他两只手紧紧攥住Leonard的裤子(远远没有他希望的方式那么情色),忍受着颠簸和失血的双重不适。

他不合时宜地想要开个玩笑,告诉Leonard“我可能吐在你鞋上”,但是他怕一开口就真的吐了。

很快他失去了清醒的意识。他不知道这段奔跑持续了多久,但他确切地知道它在何时结束。人马纵身一跃,突如其来的坠落感让Jim清醒了过来,他迷茫地看着迅速逼近的海面,下意识地闭气。这段坠落长到足以让Leonard把他捞在怀里,然后才摔在水面上。那拍打声震耳欲聋,Jim闭上眼睛,蜷缩在人马怀里。

Leonard游泳都比别的陆生种快得多。他们一路下潜,企业号已经为他们敞开接驳舱门。抽水泵运行了五秒钟,Leonard把湿透的军官服脱下来,他的六肢精巧地配合着穿上干燥的制服。人马的眉毛拧成一团,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怒不可遏。他向Jim伸出手,Jim叹了口气。

人马像对小孩子举高高一样把翼人放在自己肩头穿过银色星舰。Jim把脸埋在手里,心知肚明这完全不能阻止舰员通过那双巨大的翅膀认出自己。幸运地,他没听见任何笑声,也许因为人马医官杀气蓬勃的目光和更加杀气蓬勃地敲打在地面的蹄足。

医官在这天下午又救了Jim一命。无论如何,等Jim术后醒来时,他还是真心实意地告诉Leonard:“我恨你。”

Leonard哼了一声。“Believe me, it's mutual.”

评论 ( 8 )
热度 ( 12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