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久的沉默以后Bones松弛下来。“我爱你,”他最后疲惫地说。

Steve小小地微笑,为他的宽恕和美好再一次动心,然后他张开手臂。

“Jim,”他在金发人的唇边呢喃。

“我也爱你,Danny,”他捉住金发人的后颈。


前面的铺垫完全不想写(打滚。

评论 ( 2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