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F麦和SEAL麦的故事真是充满了不确定性(x

在故事的间隙偷走一点点时间。

幸好我们都是不老不死之身。


一个双Mc小段子,供君一乐。

“撤离!撤离!”Steve咆哮着在倾泻的弹雨中左右躲闪。皮衣男人置若罔闻,仍然跪坐在地上。Steve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你他妈在想什么!跑!”

“我是个医生!”男人回以咆哮,“我不会抛下我的病人!”

Steve看了他一眼,低头看看躺在油布纸上的男孩。“他已经死了!”他仓促地说。

“滚蛋吧你!”男人挣脱他的手回到原位,把手伸进男孩血肉模糊的大腿伤口。Steve咬住后槽牙磨了磨,单腿跪下尽力遮蔽住医生。

“你在干嘛?!”医生扯着嗓子问他。

“我必须保证平民的安全,”Steve回答说。医生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双榛绿色的大眼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OK。”他说。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他死了。走吧。”

Steve抓住他的手臂,奔跑起来。

评论
热度 ( 1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