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注意下方黑体警告。

McDanno;性转DannoDanno一直是女生同性恋角色双性恋角色;涉及性的不那么令人舒适的讨论;性取向讨论;OOC


总的来说,和Williams的初见还是很不错的。

当然了,他们确实拿枪互相指着大吼大叫了,但这是警探的日常嘛。他们也的确在放下枪以后继续大吼大叫了,但是没什么严重的嘛。在那之后,当Steve试图偷渡工具箱未遂之后,他打电话给州长决定成立特遣队时,考虑到小个子警探脸上愤恨的表情,无论如何他都算扳回一城了。

这份美好在Williams因为手臂被流弹擦伤而喋喋不休时攀升到一个新的高峰。金发小个子暴躁地咆哮着用食指狂戳Steve的胸口,而这,是无论谁干Steve都不能忍受的。所以他上前一步把Williams的胳臂扭到背后,牢牢固定住警探,后者发出了十分不得体的哀嚎。

“闭嘴,好吧?”Steve不耐烦地说,“别拿你的手指我!”

Williams没有说什么,Steve就当是默认了。他松开手放过这个小个子,因为Williams警探看起来真的很娇气。后者摇晃着头,金色短发因为先前的追逐打斗散开来,活动被虐待过的右手,看起来完完全全接受了现实,然后她猛地回身,右拳带着全身的力量砸在Steve的下巴上。

Steve眼前泛黑地撑在车前盖上,好一阵子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然后,当他反应过来以后,他发现自己的脸擅自决定笑了起来,完全不顾被揍过的地方因为笑容的牵扯疼得像被烧红的烙铁烫一样。

他总是喜欢这样难搞的人:作为朋友他欣赏这样的性格,作为情人或者床伴更是如此。在Williams警探这一案例上,Steve决定性吸引力比人格魅力高太多了。

在那时Steve还很年轻——就是说,很蠢。在大概,五分钟之后,他就意识到现实有多么惨烈了。他(十分不舒服地)坐在副驾驶座上,Williams(在Steve心里已经晋升为Danny)开着车,神情肃穆。Steve决定找点话聊。“手臂怎么样了?”

Danny,作为一个非常难搞的人,当然没好气地回答说:“我决定我们最好还是别说话。”

“你说现在还是以后都不?”

“两样都是。”Danny的语气绝对称不上和蔼可亲,于是Steve回敬说:“你知道吗,我觉得我知道你丈夫为什么离开你了。”

Danny扭头瞥了他一眼。“妻子。”

“什么?”Steve一时没反应过来。

“当我说前任,我指的是前妻,不是前夫。”Danny稳稳地把着方向盘但速度仍然慢得让Steve发指,“另外,你就知道为啥了?”

“你的——前妻?”

“对,你有问题吗?”Danny扭过头来瞪了他一眼,她浅蓝色的眼睛在生气的时候真的十分有威慑力。

“没有——我是说,那——Grace是你的孩子还是她的?”

“你怎么知道——算了,”Danny叹了口气,“她是我们的孩子,好吧?”

“我是说——”

“不关你事,好吧,”Danny稍稍提高了音量,“完全不关你事。Grace是我的孩子,也是Rach的孩子,好吧?”

“好的。”Steve茫然地点点头,在心里某个小本本上划掉了Danielle这个名字。“下个路口左转。”

他应该早点想到的:Danno穿着衬衫,打着领带,全身上下的中性打扮都咆哮着“我对女人更感兴趣,谢谢你”。他猜测Danno不受欢迎的一部分原因也包括她的性取向,显然她对此毫不掩饰。从朋友的角度来说,Steve确确实实更喜欢她了。而Danno,虽然她没有大声说来,但Steve十分确定她对他的评价高过岛上绝大多数警察。她甚至允许Steve叫她Danno而不再来一拳。

一切都安然无恙,直到他们需要乔装打扮去赌场出任务。Kono自告奋勇充作侍应生,然后带着点不怀好意地冲Danno一笑:“你实在不符合他们招侍应生的标准,所以,你有裙子吗,Danny?”

Steve和Chin都十分感兴趣地看向小个子,后者结结实实地翻了个白眼。“不,我只有这条领带。”她拎起领带示意了一下,“我当然有了!我怎么也是受过无数表彰参加过各种晚宴的好吧?”

“很好,”Kono过分开心地说,“我很期待看到你噢。”她对Danny抛了个媚眼。Chin看起来不是很确定要不要对Danny做出威胁,Steve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慢慢摇摇头。

“这也太僵硬了,”Danny出于某种报复心理立刻开始挑刺儿,“Kono,你这样没人会相信你是受过训练的。”

“那请你指教我,”Kono摊开手掌。

“我——还不想下半辈子都活在被信用卡账单埋没的地狱里,”Danny飞快地说道。“那晚上见。”

Chin放松下来。

晚上六点,Steve开着跑车准时到达Danny家门口,靠在车上等她出来。

他试图拼凑出Danny穿晚礼服的模样,但一无所获。他换了个姿势靠着,和Danny的邻居打了个招呼,在她暧昧的眼神中意识到穿着闪亮西装站在这里的自己很像是在等Danny出来约会。

这个想法让他小小地笑了一下。门开了,Steve抬起头——

——大脑里一片空白。

Danno一手拿着饰以流苏的手包,一手拎着裙子,不让它落在地上。那条裙子,那条浅蓝色的无袖长裙衬得她的碧眼格外璀璨,同时完美地勾勒出她的饱满曲线。饱满这个词指的不仅仅是她的臀部曲线,是的所有人都一致同意Danno的屁股非常棒;还指她的胸部,Steve不是很确定Danno的胸有那么大,如果他的大脑能正常运转的话他一定会调出Danno平日的模样进行对比,但是此刻他只顾的上目眩神迷了。

Danno把手包交到另一只手里,抬起右手,Steve条件反射地(他毕竟也是收过无数表彰参加过各种晚宴的人)走上前去献出自己的臂弯。他注意到Danno比平时高了至少十公分。

“你穿了高跟鞋?”Steve往下望去,Danno扶着他走下楼梯。“对啊。”

“你能穿着这个跑步吗?”Steve为她拉开车门。Danno姿态优雅地坐进副驾驶座,把裙摆也收进来。“我希望我们的任务不要出差错;不过如果真的出了岔子——而这是很有可能的——我可以在一秒钟以内撕开裙摆踢掉鞋子,这身行头不会影响我的行动。”

“那也太可惜了,”Steve坐进驾驶座,忍不住再度瞄了她一眼。在车子启动以后十分钟,他终于忍不住了:“你有没有,呃,我是说,你和平时看起来不太一样……”

Danno扭过头来看了他一会儿,嘴角慢慢浮现一个笑容。

“你说我的胸?”她语气轻快地问道。

“呃,嗯,我是说,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平时会穿束胸或者运动内衣,”Danno对着自己的胸口比划了一下,“因为,你知道,这真的很妨碍行动。”

“没错,”Steve说。

“你不必这么害羞吧,”Danno好笑地说道,“难道你从来没见过穿裙子的女人?”

“我当然见过。”Steve停在红灯前,很轻松地回到了拌嘴模式,“只是你平常不怎么穿裙子,所以我有点惊讶你真的有裙子,而且穿起来真的不像男扮女装。”

Danno翻了个白眼。“真是谢谢你的表扬了啊,”她的神色突然点亮了,微微倾身眨了下眼睛,Steve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她抛媚眼真的非常……媚。难怪她瞧不上Kono的表现。

Steve十分有自知之明地朝另一边看去,果不其然,他们旁边的跑车上,一个美丽的姑娘正趴在车窗上,嘴角噙笑地看着他们。看见Steve扭过头来,她的舌尖舔过嘴唇,同时眨了下眼睛。Steve对她礼貌地笑笑,扭回头看Danno,后者双手合十,哀求道:“绕路吧绕路吧绕路吧——Steve!”

Steve愉快地把油门踩到底,绝尘而去。

评论
热度 ( 6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