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草稿浑水摸鱼。这个梗有人写过但我觉得写得不行,所以想自己动手……但是不知道何年何月填坑了。


“……我们会在一起,永远。”女人的声音说。

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Alec翻身滚到床边,摸到药片生咽下去。干干的药片贴着喉咙艰涩地滑过食道,他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死亡的影子一点点褪去了,但疼痛仍在。

再一次地,他做了同一个噩梦。细节在他清醒的瞬间就遗漏了,只有疼痛的心脏和泪痕在提醒他: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他遗忘。

他怀抱着惶然的心情摸出自己的钱夹。他的女儿快活地凝望他,而他只觉得一切都不对。

我不该在此处。他思索。这一切都大错特错。

他把钱夹放回口袋,在倒头继续睡觉和起来看卷宗之间犹豫了片刻,起身去洗漱。从盥洗室的窗户里流进来朦朦胧胧的天光,Alec没有开灯,也不去看镜子里自己死人一样憔悴的脸。

他驱车去了警局。他的身体状况不太合适开车,而且小镇不大。但是比起在路上向几乎是陌生人点头客套,他更情愿自己病发一头撞向什么建筑。他的心理医生觉得他需要疗养,也许她是对的。他从茶色的车窗望出去,小镇宁和安详,一点也看不出藏了一个恋童癖杀人犯。

他又是第一个到达警局的人。Alec在茶水间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思索着早餐吃什么,也许干脆不吃最好。他到自己的办公室去,坐在椅子上,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在靠在墙角的白板上。

他的清静在半个小时后被打断。

评论
热度 ( 1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