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瞎想。OOC。Mate/Maya。小段子

再说一遍OOC!臆想向。

-------

Mate回到后台的时候没见着Maya。他没时间想她可能在哪里,匆匆忙忙冲进更衣室换上裙装,套上蕾丝袜。化妆师是一个短发的女孩子,憋着笑给他扎了个不对称的双马尾,看他架着腿蹬高跟鞋。

“好看吗?”他对她抛媚眼,她嘻嘻笑着点头。

于是他把墨镜顺着鼻梁一推,踩着高跟鞋就上场去了。

Mate很喜欢甜蜜的异装癖这首歌——多半是因为恶作剧的喜悦。台下的笑声和口哨声令他本就高涨的情绪愈发澎湃起来,唱完第一段,他蹦蹦跳跳地下了舞台,对第一排的观众扭腰送臀、大抛媚眼,然后一屁股坐在下一个女性大腿上垂下头去——

目瞪口呆。

Maya睁得极圆的蓝眼睛牢牢瞪着他。

有那么一瞬间Mate几乎脱口而出“您在这儿做什么”,是的他真的想用“您”了。他意识到自己像个白痴一样张大了嘴,于是赶紧合上嘴,局促地笑了一笑。突然之间,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Maya的曲线紧紧贴在他身侧,她剧烈的心跳贴着他的左臂。

然后欢快的情绪占了上风,他伸出手拨弄Maya垂在耳边的头发,低头亲她的脸颊,这个动作几乎折断他的脖子。他对她甜甜一笑。

Maya窘迫而无奈地笑了一笑,伸手拍拍他光裸的背。Mate注意到她的手汗津津的。

鼓点切了进来,Mate慢慢站起来,一半是因为高跟鞋,一半是因为。

因为他大概再也没机会坐在Maya怀里了。

评论
热度 ( 3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