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警:剧烈的OOC,粗壮的单箭头,RPF

“一切吵架都应该以亲吻结束,”Mate突然说道。他说话时没多想,说出口以后才觉得暗示性太强了。他有些紧张地看向Maya,后者坐在另一张椅子上,在漫长的排练之后显得有些疲惫。她把她掉落下的散发拢到耳后,喝了口水。

“对死神来说这不大现实,如果他渴望爱情的话。”她轻声细语地回答。

Mate忍不住向她靠过去,认真地分析道:“他总可以和亡魂谈恋爱嘛,你看,世界上活人那么多,他只喜欢茜茜一个,这说明他爱的并不是活人而是茜茜。所以——”

“您对角色的刻画非常深入,”Maya往扶手上一靠——Mate很遗憾地注意到是远离他的那一侧扶手——说,“当然,您本来就扮演过死神。”

“是的,是的,不过匈版的死神和德版并不一样——你还好吗?”Mate关切地问道。

“怎么?我好得很。”

“你靠在扶手上,你累了吗?”

Maya从长而卷的睫毛下看向他。“有一点儿,排练总是很累的。”

“我给你添杯水,”Mate立刻拿过她的杯子站起来,“你一定要好好休息,你的伊丽莎白无可替代。”

“谢谢您的赞美,”Maya轻车熟路地说,“不过每一位Elisabeth都是无可替代的。”

“但是你的Elisabeth是最有魔力的!”Mate远远地反驳道。“啊,我们在吵架了——我可以亲吻你吗?”

他再一次脱口而出一些不太合适的话了!Mate小心翼翼地从余光里打量Maya,后者撑着头,顿了一顿,唱道:“不,我不想死!我还年轻,不能轻言放弃。”

Mate很快活地笑了起来,把她重新装满温水的水杯递还给她。

“终有一日你会明白,时间是死神最好的盟友。”他也用剧中的台词回答她。

他注意到Maya的神色僵了片刻,立刻意识到她可能以为自己在影射她的年龄。Mate想描补几句,但是排练又开始了。

幸好,Maya看起来并没有很生他的气;在一整天的排练结束之后,她仍然容忍了他的拥抱,同他告别。

下次她戴了戒指来。Mate装作没注意到,不过,他有一半时间在用余光盯着那枚戒指,另外一半时间虽然没在看,但脑子里也乱成一团。这是一个警告,当然。

但这个念头仍然在Mate脑海里萦绕。多半是在开玩笑一般地打闹的时候,Maya佯装恼怒,Mate就会问她:“我可以亲吻你吗?”或者,“我可以……?”或者只是看着她,笑一笑。这变成了一个内部笑话。

这很好,只是她从来不会亲吻他作为回应。

当然,她亲吻他:只要剧情需要。可能比那还多一些,她确实偏爱他,在舞台以外唱歌的时候她也会亲吻他,但仍然——只有当这首歌需要接吻的时候。也就是说,大部分时候都不能。

他珍惜每一个亲吻。柔软的,带着口红味道的,纯洁的。这是他能得到的最多的了。大部分时候,他亲吻她的脸颊和手背。这是划给他的范围;如果让他选的话,他想亲吻她的额头,鼻尖,修长的脖颈,耳垂,发顶;她的手她也很喜欢,他想亲吻她每一根手指,像他的一个角色亲吻他的爱人;当然,还有嘴唇……还有别的。

Mate喝了口水。他走向Maya,准备唱起《当我想跳舞》。如果让他选的话,他很希望能合唱《面纱飘落》,然后亲吻Maya。不过眼下也足够好了。

这晚Maya的兴致似乎格外高昂,她同他开玩笑,模仿他的动作。他们很快打闹起来,笑得唱不了歌。一曲终了,Mate看向Maya,后者正在拨弄方才唱歌的时候被他弄乱的头发;她今天把他们编成辫子,拨到胸口。他惯例对她露出“吵架和好笑容”,她也惯例无视了他。

这一次他玩的有点过火了(他掀了她的裙子!),但她也没有生气。稍后,他们再一次唱了这首歌(前一次他们都在笑闹了)。Mate花了一点时间意识到这次Maya想认真唱歌,他赶快调整过来,也认真地唱完了这一曲——可能还是有点玩闹的意味吧,今晚的气氛太好了。一曲终结,聚光灯熄灭了,她扭过头来,湛蓝色的眼睛看着他。他照例扶着她后脑,突然决定再一次捡起他们的内部笑话。

他轻柔地扶着Maya的头,向她无声示意,随后带着她向自己靠拢。她习惯性地耸肩,但仍然向他倾身直到被他搂在怀里——这是他的小小特权之一——

然后亲吻了他。

她不躲不避地亲吻了他。

而这首歌是不需要亲吻的。

Mate后退了一点,仍然看着她的眼睛。在暗中她的湛蓝色的眼睛明亮如星辰,他看不清其中酝酿的风暴属于Elisabeth还是Maya;他只知道她凝望着他。他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再一次凑上前去,但这时聚光灯亮了起来。一切都消失了:星辰,风暴,微妙的气氛。Maya自然而然地别过头去,Mate也自然而然地亲吻她的脸颊。他不规则跳动的心脏回归了原有的频率:一切正常。

他们谢幕。

  -END-

评论 ( 2 )
热度 ( 6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