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妇还乡X伊丽莎白,Pia的克莱尔XUwe的土豆。蜜汁片段


如果克莱尔有一个爱她的妈妈,如果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如果!她的妈妈会握着她的手,告诉她不要大喊大叫,她的丈夫会焦虑地踱步,给她拿来种种食物又拿走。如果!

克莱尔没力气喊叫了;眼泪也流干了。她两腿之间的热流:她的孩子,已经冷却了。她躺在仓库的地板上,满脸泪痕,她的心已经和孩子一起死去了。

她一定是昏迷过去了一阵子;一只冰凉的手抚摸她的脸庞,她睁开眼睛。一个——她只能想到美艳这个词——金发男人单腿跪在她身侧,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她咽了口口水;她的嗓子很干,很疼,她一点也不想说话,随便他想干什么吧。

他把另一条腿也放下去,俯下身来,左手撑在她耳边。他长长的金发滑落在她脸庞上。他几乎要吻上她了,但是他突然勾起嘴角,往下滑去;他的金发从她嘴角划到脖颈,她感觉到他亲吻她的小腹。一阵冰凉弥漫开来,盖过了所有疼痛。他利落地直起身子,左手拍拍她的脸。

“快起来,小野猫;去赶上五点五十的火车。”他亲昵地对她说道。她茫然地看着他,他对她粲然一笑。“站不起来了吗?”

她迟疑地点点头。他又是一笑:“好吧。”他把她打横抱起来,轻快地走出仓库——好像她一点都不重似的。他在最后的夜色中穿行,敏捷得像——

像一头黑豹。

他带着她步行到居伦的火车站。他们来的有点早,陌生人看着她,无声地询问她是否能站立。克莱尔扶着他站住,惊奇地看着他撬开车窗,然后把她扛起来,扔了进去。

克莱尔躺在长椅上,仍然没有反应过来。陌生人从窗外对她挥挥手,消失不见了。

评论
热度 ( 9 )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