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D的每一秒我都能咂摸出味道来。

比方说10D重逢的那一瞬间,Doctor张大了嘴,一个Donna顺势滚落出来。

你看,非得是Donna才行,才有那种流畅的感觉。Donna,这是一个多么适合被呼唤的名字。

Doctor Donna。

有无数个星球的人记得她,有一个AI记得她,有一群被拯救的人记得她。

所以,她是永生的了。

打开锤铁发现有38个更新仔细一翻真·锤铁只有两篇的我:FML

一口老血。

今天是七夕!为了庆祝,我决定出去玩。

好给大家讲讲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为什么我没有写文章

基本上是:

这道题怎么做呢?嗯……呣……唔……下一道吧。咦,怎么一个小时就过去了?(然后开始打刀乱。)

是这样的,数学(对我这种资质和毅力)真的是需要一整个永恒才能学懂。

哎其实我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没有WiFi。没有WiFi就不想打开电脑。不打开电脑就不会码字。

唉,朋友们,出门在外没有WiFi真的难过。

然后一直在小破手机上刷LJJ,刷得看到“甜”“宠”“狗”就快吐了。

以及年龄。不是我说现在人均寿命过70了吧?让我们把老这个字还给50以上的人好么?

20不到,这刚成年呢,就要谈恋爱结婚生孩子,确实也没什么时间工作,难怪只能被人当宠物养着呢。

好,话虽如此,我还是很手痒的……之前一直在想一个女扮男装的将军被丞相参本,晚上跑去把人上了的故事。

然后这个故事演变成了女扮男装的摄政王挑了个看得过眼的太监玩儿,小皇帝见状也就重用太监。过了几年皇帝...

【AOS】一双高跟鞋

Note: 大家好,我没有脸,我食言而肥,我挖坑。

Text:

吉姆的周末开始于一声惨叫。他从床上跳起来,花了半秒钟确认好医生不在床上,于是跟着便冲进盥洗室,一眼看见老骨头躺在地上。吉姆摸了摸脉搏,发现人没死,松了口气。

“发生什么事了?”他维持着蹲姿问道。

“摔了一跤。”老骨头语气平淡。吉姆眯起眼睛,伸手去摸老骨头的后脑。“摔破头了?”他问。

老骨头一把拍开他的手,撑着地板坐了起来,嘴里吐出一长串的诅咒。吉姆松了口气,一屁股坐下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追问道。

老骨头蜷起腿,把脚上的皮鞋扯下来。吉姆盯着那十公分的细跟看了五秒钟,刚张开嘴就被老骨头一巴掌糊在脸上。...

这是一个沙雕的脑洞开头,虽然现在我一头鸡血,但懒癌是不可治愈的。

小彼得敲了敲窗户,高声道:“陛下,阿斯加德的王子到了。”

斯塔克正发愁军饷,听到这通报,立刻撒开手头的文书,跳了起来。“快去叫小辣椒——我不是说过了别爬窗吗?”

彼得吐了吐舌头,抓住窗沿,降了下去。斯塔克担心地看着他晃晃悠悠地落在地上,这才转身离开书房。

阿斯加德的王子来得这样快,是他没有预计到的。等他套上国王的大氅,来到城门,阿斯加德的使团已经在城墙下等了一会儿了。

斯塔克一见到他们就明白过来,阿斯加德尚武,是不肯用马车的。他迎向为首的两个年轻人,把他们仔细打量。左边那个男子高挑纤细,一头黑发梳在脑后,露出光洁...

做于2015.3.18日毗老师MV之前无辜受牵连被封了,现在看B站同人视频还是满地开花嘛,于是再传一次(尊是可惜了我的弹幕了T T)

我是这个视频入的湿毗股=L=

谢谢你给我一段快乐的梦游《-这句话配的画面真的是,戳的我死去活来活来死去只恨自己文笔渣。

不过最后还是没读完神话=L=爱的这些,除了磨损键盘,对我自己的价值真的一点提升都没有=L=

13出来以后是不是可以考虑13D这种操作了(x

以前就看过13做D的上司静静守护她(x


沙雕。

一种新的病毒感染了纽约。

病毒来势汹汹却又悄无声息,就连英雄们也中招了。

最先倒下的是为了避开早高峰而看过无数凌晨四点的纽约的美国队长,他在跑完步以后买了煎蛋卷回去。据钢铁侠分析,他应该就是在那时感染的。

一回到复仇者大楼,美国队长就没法坚持了。他瘫倒在地上,发出了幸福的喟叹。

“就让我在在这里躺到地老天荒吧,”他说。

鹰眼从他手里捞出煎蛋卷,走到客厅沙发上,瘫倒下去。

“还是沙发好啊。”

这病毒一传二二传四,钢铁侠出差回来的时候,只见自己的队友们趴在各个平面上,神情慵懒。

“请先穿上盔甲,先生,”他的AI及时警示道。钢铁侠一头雾水地穿上盔甲,AI这才开启天台的...

一个沙雕的我试图正剧。

于是,雷神开了口。他说:

如果他死在战场上,我会为他建立丰碑。

如果他死在床上,我会为他书写史诗。

但是,他竟然被这等宵小夺取生命

他的死毫无荣耀可言,我为之悲伤。

当我悲伤的时候,我望着世界

我不明白为何这世界为何不为之暗淡。

我不明白,为何此时此刻,

仍然有人在欢呼,作乐,饮酒。

我几乎要为此发怒,但他仍然是冰冷的。

于是我明白过来,我失去了他

你们失去了他。你们的国度从此将改变。

他说完,便站在一边,不再开口。

混更完后仍然不想写剧情!gg。

继续混更。

一个沙雕脑洞。

Imagine all the time laying before you.

“我并不是未来学家,”铁人双指捏合从嘴唇前划过,“我只是看得到所有的时间。”

过去,现在,未来。缠绕交错。

“因为只有一个我,却有无数个世界。我每踏出一步,就杀死无数个自己。”

“作出选择吧,”他说,“我已经死去无数次了。”

奇异法师无话可说。

“幸好有你,”铁人静静地说。“足够了。”

足够了。奇异法师点点头。

日常沙雕。

没有人能忘记那一日,那决战的一日。

变种人大军压境,万磁王从天而降,悬浮在金门大桥之上。

他已经打败了X教授,现在,他带领着全部的变种人,要向人类复仇。

是的——他们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人类了。

地球的守护者,人类的精英,复仇者联盟,当仁不让地从纽约赶来。 

美国队长虽然不能飞,但还是在队友钢铁侠的资助下,站在舱门打开的Jet上,神色肃穆,隔空喊话。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他问道。 

“早就没有了!”万磁王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怨恨,只剩下一往无前的坚定。

美国队长叹了口气。 

“那就来吧。”他说罢,轻轻扔下盾牌。

见状,万磁王大笑起来...

沙雕。

这天早上,铁人——也就是托尼·斯塔克,美国最富有的人之一——轻快地来到客厅,召集了复仇者。

“我破产了,”他宣布说,“并且要进监狱。”

复仇者,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现在已经是一个几十人的小团队了。此刻,地球的守护者们沉默着,震惊着,不知所措着。怎么可能嘛!斯塔克,破产?不可能的。斯塔克就等于财富。斯塔克就等于钱。斯塔克会破产,母猪都会上树了。

但是,斯塔克看上去不像在开玩笑,尽管也不多么严肃。于是,每个人都想着同一个问题,但没有人问出来。接着,差不多同一时间,他们又想起来另一个问题,但是没有人说出来。

托尼·斯塔克穿着他昂贵的酒红色暗纹的三件套...

我没有选择写作,写作也没有选择我。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我没有选择写作,是写作选择了我。

【锤铁】No Brakes <1>

Notes: 又名日访雷神    废话超多    每逢我不知道怎么落笔就派出第一人称

悄悄献给星星  @继木 


我是一个记者。我知道,我知道,记者已经没什么市场了,毕竟一切都有人工智能呢。图像提取+关键词抓取,记者这行当早就衰落了。不过,反正我没有工作。像大部分普通人一样,我生下来就被国家养着,只要不犯法,没人管我,企业家都不想来掏我的钱包。所以,嗨,我是一个记者。

咳,对啦,我叫托尼。这是我自己起的名字,是安东尼的昵称,很好听吧。罗里吧嗦了...

家长是一伙的。

在翻前任博物馆哈哈哈哈哈哈快乐极了。

写个沙雕段子,梗全部来自前任博物馆。

校园沙雕风。CP混乱,反正all铁没错了。


1.

“是时候分手了,哥,”洛基说。

他那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露出惊恐的神色:“为什么?”

“有人看上你了,”洛基说,“他出五十块让我离开你。”

“谁?”索尔问道。然后他领悟了重点:“为了五十块你就要背叛我?”

“说真的,哥,”洛基叹息道,“你就直接跟希弗说不喜欢她就好了,绕这么大个圈子有意思吗?”

“不行,”索尔坚持道,“你不知道希弗有多可怕。你看她都出钱让你离开我了。”

洛基的确不知道。他安安静静地做了一会儿公选课的PPT,忽然想起来翻白眼。

“不...

  1. 看起来会BE的选项一定会BE的!不要害怕!蠢作者写不出太激烈的感情!

  2. 感……感谢!(捂脸逃走。

三根火柴

圣诞节到了,离家出走的小安东尼走在雪地里。

他把羊绒外套给了桥下的两个孩子,把围巾裹在一条老狗身上。他渐渐觉得冷了,于是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他只找到孩子们给他的一盒火柴,里面只剩下三根。“好吧,”他说,“让我们来实践一下热力学第二原理。”

他点亮第一根火柴。真奇怪!他看见霍华德抱起一个小小的孩子,两人都笑得开怀。那个孩子不正是他么?

安东尼激动地伸出手去,火柴忽然灭了。

他转过身和墙构成一个避风港,匆忙划亮第二根。火光下他看穿了墙壁,一个年轻人愠怒地站在门边,玛利亚安抚着他。

“他是爱你的,”她说,“只是他一向不会表达。”

霍华德神色尴尬地从他身边走过,顿了顿,伸手拍拍年轻的安东...

© 是我在做多情种 | Powered by LOFTER